阿富汗女大学生走上街头游行:出门就像犯人越狱,不穿罩袍是我的底线,窗帘隔开男女挺可笑

她感觉自由被剥夺了,其对九派新闻细数着最近多出来的条条框框,“我们不能出去玩、不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能穿“紧身暴露”的衣服,不能公开听音乐、不能跳舞….”

她开始怀念之前的日子,可以穿喜欢的短裙,涂上喜欢的口红,去公园、去商场玩耍,现在她感觉像在坐牢,“好多人认为我们不要出门,出门就像个犯人越狱,会说‘她怎么出来了’。”

面对这些指责,罗比娜感到无力,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直到看到了塔利班发言人说的一段话,才知道自己需要发声抗议。

据英国《卫报》报道,塔利班一名发言人接受采访时表示,她们允许女性在即将组建的新政府中任职,但内阁或其他高级职位“可能不会有”女性。

为呼吁塔利班给予女性平等权利,9月4日,罗比娜与一些阿富汗女性一起,走上喀布尔街头进行示威游行。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9月8日,喀布尔女性再次在街头,举行抗议活动。

【1】女孩们挺身而出

25岁的罗比娜童年时听说过塔利班统治时期的阿富汗,那是一个压抑、传统的男权宗教社会,女性地位低下且无用,没有喘息的机会。

她们出街时被迫遮脸,不能学习与工作。已经接受高等教育的罗比娜,无法理解女性要被剥夺担任政府高官的机会。

“真不公平,女性里面也有很多优秀人才,塔利班应该也知道,在很多学校女生比男生学习更认真。所以,我们应该得到与男性一样的权利。”

罗比娜出门时有点害怕,怕发生什么意外,家人都不同意她参加这次游行,说参与游行风险很大。她想了想,倘若真回到那个女性无法发声的男权宗教社会,更可怕。

阿富汗女大学生走上街头游行:出门就像犯人越狱,不穿罩袍是我的底线,窗帘隔开男女挺可笑

阿富汗女性游行/CNN

在游行中,罗比娜看到了好多勇敢的女性,为了自己的权利挺身而出,她认为,“现在女性受过良好教育,不会只在家里做饭带娃,我们有工作和学习的权利,谁也不能剥夺这些权利。”

据BBC报道,4日参加游行的女性约有几十名,她们称,当她们准备从一座桥走向总统府时,塔利班士兵用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驱散她们,并鸣枪示警。

示威者索拉亚告诉路透社,塔利班还用枪击打游行女性的头部,”打得血肉模糊”。罗比娜说,好多女孩在游行中受伤,她们只能失望的回到家中。

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对《卫报》表示,4名袭击妇女的男子已被捕,然而,他拒绝保证妇女抗议的权利,“现在还不是抗议的时候,大家应该耐心等待新政府成立,不要对自己和当局造成困扰。”

针对塔利班要保障的“女性权利”,穆贾希德此前有过说明,8月17日,他表示将在“伊斯兰法框架内尊重女性权利”。

罗比娜对此持着怀疑态度,“塔利班政府一个女性高官都没有,真的很难相信他们会保障女性权利,我们就看他们的行动了,看会不会说到做到。”

【2】穿上,我就不再是我了

与上个世纪相比,塔利班在对于女性的态度上,有了明显变化。罗比娜看到了这种变化,她认为阿富汗不会回到上个世纪的男权宗教社会,“我们不是上个世纪的女性,不会同意那时的规矩和思想。如果塔利班没有给我们应有的权利,我们也不会接受那样的政府。”

尽管塔利班在女性权益的表态上,表现出一定进步性和世俗化倾向,但外界对于塔利班能否遵守约定,仍然存在担忧和疑问。罗比娜感到,最近在阿富汗没有安全感,她担忧着自己的未来,怕自己不能正常学习与生活。

在穿着打扮上,罗比娜不敢像之前那样穿着短裙,外出就穿长裙、戴面纱,”你不会看到很多女孩上街,因为她们害怕出门。”

据法新社报道,最近几年,罩袍(burqa)和面纱(niqab)在喀布尔的街头越来越难看到,在小城市、镇上更常见。但随着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女性开始选择穿长袍加面纱,或者直接穿罩袍出门。

阿富汗女大学生走上街头游行:出门就像犯人越狱,不穿罩袍是我的底线,窗帘隔开男女挺可笑

在阿富汗私罩袍Burqa、面纱Niqab和头巾Hijab对比 /Psephizo

佩戴头巾(hijab)的女性可以露出面部,面纱则只能露出眼睛。如果穿罩袍,女性从头到脚就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只能透过眼前一块网纱看到外面。

不穿罩袍,是罗比娜的底线,她不能忍受自己被禁锢在那厚重的蓝色织物中,穿上罩袍,她感觉她将不再是她,而是一件物品,一个幽灵。

传统的蓝色阿富汗罩袍,由厚重的布支撑,专门用于将穿戴者从头到脚罩住,女性可以从眼前的网向外看,但没有人可以看到罩袍内部。罩袍罩住了女性的身体,也罩住了她们的美丽、多样性和创造力。

“我不会穿罩袍,罩袍不是来自于伊斯兰,是塔利班让阿富汗女性穿的,我真的不愿意、也不想让其他女性穿那样的服装。我们可以戴面纱穿长裙,但是穿罩袍真的是过分,”罗比娜坚定地说。

【3】阿富汗大学:帘子将男女隔开

在阿富汗私立学校开学前一天,塔利班9月5日颁布规定称,在阿富汗私立大学就读的女性,必须穿长袍、戴面纱。男女必须分开上课,或者至少用帘子隔开。且女学生的课必须由女性教师来执教,如果不具备此教学条件,则由具备优良品行的“年长男性”执教。

复课后,路透社援引了社交媒体上的图片,报道了阿富汗一所大学内男女分开上课的景象,图片中,女生们带着头巾,教室用帘子将男女隔开。

阿富汗女大学生走上街头游行:出门就像犯人越狱,不穿罩袍是我的底线,窗帘隔开男女挺可笑

喀布尔一大学教室上课场景/路透社

看到这张照片,罗比娜觉得,“挺可笑的,还不如特意建个女子学校,老师最好全是女性,现在用窗帘隔开没什么用。”

路透社评论称,如今外界正密切关注阿富汗各地学校发生的事,他们希望塔利班能够尊重女性权利,以此换取重要的外界接触和援助。

阿富汗女性的命运,牵动着世界的目光。联合国发言人斯蒂芬妮·杜加里克日前表示,”我们关注阿富汗人权问题,特别是女性权利。女性享有工作的权利,享有安全的权利。我们在喀布尔和其他地方的工作人员,已经把女性问题摆上议程。”

在塔利班刚刚公布的临时政府组成名单中,没有看到任何女性的身影,据央视新闻报道,穆贾希德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称,”目前这个政府是临时的,是第一阶段。在遵守伊斯兰教法前提下,我们将为女性提供职位。她们可以成为政府的一部分。这将是我们的第二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