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钢拟与全球最大油企沙特阿美合作建钢厂:“走出去”关乎生死

一周前还自称“国际化进展缓慢”的中国宝武,在海外布局方面迈出关键一步。

9月8日,中国宝武旗下子公司宝钢股份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日前与世界最大石油生产公司沙特阿美(Aramco)签署谅解备忘录,双方协商计划在沙特阿拉伯合作建设一座世界一流的全流程厚板工厂,并就开展项目可行性研究以及双方后续将联合开展的工作内容达成一致。

针对该公告,观察者网联系了宝钢股份董秘办。对方工作人员表示,所谓全流程厚板工厂就是指从炼铁、炼钢开始,直到最后做成厚板产品。不过,关于项目投资金额、产业配套设施、项目资金来源等问题,该人士表示“以后续公告为准”。同时,这位工作人员还透露,如果宝钢股份最终成功在沙特建厂,将是该公司在海外的第一个生产基地。

2020年,中国宝武粗钢产量首次突破1亿吨,跻身全球最大钢企,但该公司在海外布局产能的步伐缓慢。进入2021年,国内钢铁限产持续推进,行业政策重心也从去产能转向压产量。面对国外钢铁产业的巨大发展空间,中国宝武9月3日在官网发文坦言,“走出去”不是锦上添花,而是已成为关乎生死的重大问题。

\
  宝钢股份公告截图

 

为摆脱石油依赖,沙特大力发展钢铁等产业

9月8日,宝钢股份公告披露,沙特阿美和该公司经过洽商,评估在沙特建立一家世界级综合钢板制造公司的可行性,该项目主要包括一座全流程厚板厂及相关配套设施建设,定位于生产高端厚板产品。

业内人士告诉观察者网,所谓全流程是指包含了矿石冶炼、炼铁、炼钢、连铸、热轧等步骤,非全流程就是买连铸的成品钢坯,然后轧制成厚板,可用在道路、桥梁、船舶、工程机械、建筑等领域。

\
 

\
  厚钢板制作工艺 图片来源:JFE钢铁

 

对于此次拟在沙特建厂,宝钢股份称这一项目是该公司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深化与沿线国家在装备、技术、管理等领域交流合作的重要举措。

目前,双方已达成一致,将根据《谅解备忘录》成立指导委员会,并就项目的商业计划、可研方案、合资公司组建等方面联合开展研究。

\
  宝钢股份公告截图

 

据公告介绍,此次项目沙方合作伙伴的领衔者——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是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商和炼化企业之一,也是中国重要的原油供应商和宝钢股份的战略客户。通过合作项目的建设和运营,双方将建立资本纽带、加强互通互信、进一步深化战略合作。

近年来,为减少对原油产业的过度依赖,沙特推出“2030愿景”社会经济转型计划,积极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设备,大力发展钢铁、炼铝、水泥、海水淡化、电力工业、农业和服务业等非石油产业。

\
  中国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截图

 

但沙特钢产量与中国相比仍十分悬殊。据世界钢铁协会统计,2020年,沙特粗钢产量为780万吨,同期中国粗钢产量为10.65亿吨。

进一步对比来看,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省级单位中排名第一的河北省粗钢产量为2.50亿吨,省内唐山的粗钢产量为1.44亿吨;重庆粗钢产量约为900万吨,在省级单位中排名倒数第7。

基于此,宝钢股份认为,此次拟建项目与中国政府提出的加快“一带一路”倡议同沙特“2030愿景”对接的要求高度契合。

 在签约仪式上,沙特阿美还宣布了最新的扩大工业投资计划,重点聚焦可持续性、技术、工业和能源服务、先进材料等四个关键领域的能力建设,推动经济扩张和多元发展。

公告指出,作为该投资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沙特阿美与宝钢股份合作开展的厚板工厂项目,旨在借助宝钢股份作为钢铁行业龙头企业的深厚实力和丰富经验,在设计建设、生产运营、技术研发等方面提供支撑。

观察者网注意到,双方此次合作还将探索低碳冶金新工艺路径。据公告介绍,此次拟建项目计划采用DRI+EAF的工艺路径,与传统高炉+转炉的工艺路径相比,该工艺路径碳足迹将大幅降低,是宝钢股份探索低碳冶金新工艺路径的重要实践,将对“双碳”背景下的更多国际化钢铁合作项目开展作出示范。

宝钢股份表示,加快海外钢厂建设、实现“走出去”,一直是该公司着眼长远战略布局和践行央企担当、探索品牌出海的更高自我要求,本次《谅解备忘录》的签署是该公司推进国际化战略落地的关键行动。

\
  厚钢板轧机

 

“走出去”关系生死

“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近年来中国钢企在海外布局步伐不断加快。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东南亚,就有年产量达5400万吨由中国钢企主导的项目。

例如:

攀华集团在菲律宾建设年产1000万吨钢厂;

河钢集团在菲律宾建设年产800万吨钢厂;

新武安钢铁在马来西亚建设年产1000万吨钢厂;

青山集团在印度尼西亚建设年产300万吨钢厂;

昆钢集团拟在缅甸建设年产400万吨钢厂;

南钢集团计划在印度尼西亚建设年产260万吨钢厂;

然而,2020年粗钢产量已突破1亿吨、成为全球第一大钢企的中国宝武,却在海外的钢铁生产布局中难觅身影。

在此次与沙特阿美签署备忘录之前,中国宝武旗下宝钢曾通过出口钢铁产品以及购买澳大利亚矿企股权布局国际化,但在海外钢厂的投资布局上比较保守。截至2021年上半年,宝钢股份境外资产为186.7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4.9%。

9月3日,中国宝武在官网发文坦言,“我们国际化进展缓慢,走出去刻不容缓。”

9月6日,中国宝武董事长陈德荣在一场演讲中再次提到,直到今天,中国宝武在国际化发展方面还没有破局。他强调,国际化对中国宝武来说已不是一个引领问题,而是一个关系生死存亡的问题,是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
  中国宝武董事长陈德荣

 

中国宝武“走出去”,为何这么急迫?

首先,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全球资源分布不均,比较优势存在巨大差异,唯有要素的自由流动才能实现优化配置。当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原料、劳动力、土地、税收等方面的要素成本都相对较低,钢铁制造成本大幅低于国内。

在钢铁市场竞争如此激烈的背景下,由此产生的成本差异无疑将给中国宝武带来极大的压力。未来,中国宝武可能受到业内同行在海外新建钢厂所生产的低成本钢材的回流冲击,“丧失先机”。

“长此以往,我们的竞争力堪忧,全球引领更是空谈。”中国宝武在官网文章中坦言。

成本之外,钢企在海内外布局产能必须要考虑供需关系。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中国钢产量达到10.5亿吨,接近全球60%,这种体量是中国成为“基建狂魔”的重要支撑。

但2021年以来,随着全国钢铁限产的持续推进,行业政策重心正从去产能转向压产量。在业内看来,中国钢铁行业持续20年的粗钢产能扩张周期已基本结束。

不过,从全球来看,钢铁总产量还不算多。

据中国宝武介绍,中国14亿人口人均年用钢量将近800公斤。“一带一路”沿线23亿人口,人均用钢量仅几十公斤。广大的亚非拉国家依然需要钢铁来支撑自身的进步和发展。如果按照全世界70亿人口、人均600公斤年用钢量来计算,钢铁行业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在中国宝武看来,这是该公司发展的巨大机会。

\
  中国宝武官网截图

 

近年来,中国宝武在国内通过联合重组,旗下囊括了宝钢、上钢、梅钢、武钢、马钢、八钢、韶钢、重钢、鄂钢、太钢等众多企业。

中国宝武认为,该公司近年来在国内的布局、联合重组、整合融合模式,以及管控能力、技术创新能力的提升,为“走出去”打下良好基础。“复制在国内的成功经验,辅以国内高水平的冶金装备制造能力,新建或者联合重组一个海外几百万吨的钢厂并非难事”。

今年2月,中国宝武董事长陈德荣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2021年是中国宝武国际化的元年。“我们现在非常有自信,我们会比传统老牌的欧、美、日等国家的同行更有竞争力,所以我们也愿意到美国、欧洲收购或者做联合来发展。”

9月6日,陈德荣在中国宝武海外事业发展部的一场活动上强调,要抓住机遇“走出去”,争取三年内海外事业有所突破,十年内实现海外事业的初步布局。

从宝钢与沙特阿美此次签署备忘录来看,或将成为该公司加快国际化布局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