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之后是对华战争?美评论家警告白宫:开战前先想清楚三个问题

不少人应该多多少少听说过普利策奖,这是美国新闻界的最高荣誉,不过2021年我们却没听说过普利策奖的颁奖信息,原因是因为他们把奖颁给了几个伪造涉疆新闻的记者,这几名记者足不出户全靠胡编和拼凑出的新闻得了奖,前人花了差不多一百年的时间立下的牌坊全给他们砸了。

反恐之后是对华战争?美评论家警告白宫:开战前先想清楚三个问题

但他们真的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吗?当然不是,托马斯·弗里德曼作为普利策奖的终身评审脑子就非常清醒,他首先强调了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的高级顾问纳德·穆萨维扎德对美国提出的三个问题:美国是否足够了解中国?美国是否有尊重盟国的意见?在国内基本盘烂得一塌糊涂的情况下,宣传对中国的敌视态度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是否会给美国带来不可预知的危险?

托马斯认为:在阿富汗撤军以后,美国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就是现在的对华政策是否也会在二十年后带来一个阿富汗战争差不多的结果,二十年后美国人是否会像现在一样推翻自己的对华政策?如果说阿富汗战争那种全面失败的结果同样出现在美国对华政策上,代价绝对会比阿富汗战败来的要大得多。

反恐之后是对华战争?美评论家警告白宫:开战前先想清楚三个问题

托马斯回顾了过去几十年的中美关系发展,并指出了一个客观事实,那就是尽管美国制造业外流,一些工人失业,中美之间的贸易往来却为国际社会的长期发展注入了更多活力,以印度尼西亚为代表的许多东亚国家才因此摆脱贫困,他还强调:站在二十年后所有人都会发现,现在美国对中国的敌对给国际社会增添了浓厚的战争阴霾、世界因此不再那么繁荣。

不过现在美国精英们可能意识到了但不愿意正视一个问题:首先就是美国实际上非常缺乏对中国社会的了解;在一些带路党比如章家墩、余茂春之流的忽悠下,他们可能以为自己很了解中国,正是基于这种所谓的“了解”他们在二十年前还认为中国会发生“颜色革命”。

反恐之后是对华战争?美评论家警告白宫:开战前先想清楚三个问题

类似的基于这种错误认知,美国政府制定出了从后来的角度讲,完全与他们的意图相左的战略,再加上自己的过于乐观最终导致进入了今天这个几乎可以说是万劫不复的局面,所以现在美国精英们,是否仍然如此地缺乏对中国的正确认知并因此无法做出正确的战略决策?

而基于意识形态价值观上的不同决意敌对中国的行为,是否会导致一个原本与美国并非你死我活的中国,变成一个真正无法与美国和平共处的中国?要知道最近几年中国民族主义思潮崛起,很大程度上就与特朗普那种极端敌对中国的政策有关系,他们的这种行为是否团结了自己的国民这个不好说,但可以确信他们帮助团结了中国人。

反恐之后是对华战争?美评论家警告白宫:开战前先想清楚三个问题

现在美国尝试组建针对中国的同盟,搞亚太版北约,并且已经实际付诸于行动,也就是“四国联盟”,但白宫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过于地忽视了盟国的需求,高估了中国与这些国家存在的矛盾基础,导致实际上这个针对中国的联盟缺乏向心力且无比的脆弱。

最后,托马斯着重警告了一点:现在美国国内一副烂摊子,从基建到教育、贫富差距、种族矛盾等等,这些问题真的是通过敌对中国就能够掩盖的吗?说实话这种靠外部敌人团结内部的做法在历史上屡见不鲜,但真的对现在美国这种局面有用吗?

反恐之后是对华战争?美评论家警告白宫:开战前先想清楚三个问题

说到底,掌握美国相当一部分国家权力的大资产阶级,在他们看来其实中、美两国的关系、矛盾这些都无所谓,美国自身对与他们都算不上绝对的利害关系,资本家是没有祖国的,他们的财产可以转移到很多其他国家;也就是说,如果是通过外部矛盾来解决这些问题,他们终究无法逼迫美国的大资产阶级为政府的政策做出贡献。

如果是这样,那么对华敌对,不仅不能激发美国社会的力量,反而会完全地把与中国的关系推向不可逆转的深渊,恐怕再过二十年之后,美国人会发现他们的对华政策完全失败,就如同他们在阿富汗的失败一样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