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中国部分):新冠病毒由实验室引入?极不可能!

7月22日上午,在国新办举行的新冠病毒溯源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绍了专家组得出的结论:“蝙蝠和穿山甲中发现的与新冠病毒关系最密切的冠状病毒,从序列来看是和新冠病毒同源性最高,但是这些病毒仍然不足以证明是新冠病毒的直接祖先。尽管同源性很高,但还是有一定差距。”今年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发布了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中国部分的联合研究报告,为全球的溯源研究提供了良好的开端。

图片

曾益新表示,结合临床流行病学、动物和环境检测等各个方面的研究结果,联合专家组最终确定了病毒出现途径的几种可能性:人畜共患病直接溢出,也就是从动物宿主直接溢出到人是“可能到比较可能”;通过中间宿主引入是“比较可能到非常可能”,通俗讲就是病毒自然宿主是某种动物,动物通过中间宿主再过渡到人身上;第三种是通过冷链传入,在去年各地的一些散发疫情中陆续发现了冷链传播有可能引入病毒,所以认为是可能的;实验室引入是“极不可能”,英文表述是“Extremely Unlikely”。

曾益新介绍,在与世卫组织合作开展溯源研究时,中国秉持公开、透明、科学、合作的原则,全力支持世卫专家组工作,让世卫专家去了所有他们想去的单位,包括金银潭医院、华南海鲜市场、武汉病毒研究所等9家单位;会见了所有他们想见的人,包括医务人员、实验室人员、科研人员、市场管理人员和商户、居民、康复的患者等。

“病毒溯源问题是个复杂的科学问题,牵扯到很多学科、牵扯到很多不同领域专家,同时也是世界难题。下一阶段溯源工作应该坚持在世卫组织的统筹协调下来开展,在第一阶段研究的基础上,组织多国的优秀专家们深入开展,要坚持科学家为主体,加强交流合作和信息共享,在科学的轨道上开展新冠病毒的溯源工作。”曾益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