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也出现了分裂“先兆”!

今天无甚大事,就谈谈漂亮国的一个现象,美国也出现了分裂苗头。

在特朗普时期的美国,其分裂有多严重我们都见识过了,两党撕裂、种族对立、黑白对立…,本以为拜登上台后能够弥合这些矛盾,至少拜登不会像特朗普那样整天煽动民族主义。

然而结果却是有些意外,美国的分裂现象不但没多少弥合,反而蔓延到领土分裂上了。

根据近期英国市场调查公司YouGov与政治科学研究项目Bright Line Watch联合发起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美国南部13个州中约66%的受访共和党支持者希望州政府脱离美国联邦,与邻近的州建立新的国家,其中不乏得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弗吉尼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等经济和人口大州。

要知道在川普拜登交接之时,虽然在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等方向分裂严重,但在领土分裂这一点上,只有得克萨斯州这样的州在闹独立,拜登上任才半年,直接飙出13个州要搞独立,这就有点尴尬了。

以美国目前的实力,它们要想真的脱离联邦控制基本没有可能,但至少说明美国已有了分裂先兆。

出现这样的现象,主要有3方面原因:

一是历史原因:天然缺陷

美国一开始的框架是由13个北美英属殖民地组成的,后来又通过或购买、或直接战争掠夺的方式扩大了地盘,构成了如今的美国50州。

美国是联邦制,每个州都是独立个体,只是大家聚在一起凑合着过日子,这其实跟昔日苏联是一回事。

美国,也出现了分裂“先兆”!

美国 视频截图

这种体制有一个天然毛病,那就是同享乐易,共患难难,一旦日子不好过时,大家就容易分家各过各的。就像加利福尼亚是美国非常富裕的州,它就一直觉得其它穷州拖累了它,老想着自己独立了日子更舒服。

二是意识形态原因:作茧自缚

西方一直在全世界推行“西式制度”,强调西式“民主、自由、人权”,它们这样做的目的并非为了世界的民主化,而是为了对内长久割韭菜,对外分化控制别国。

西方宣扬的那一套意识形态,有利于它忽悠别国民众建立反对派,然后建立亲西方政权加以控制。

同时,它的这一套宣扬也过度强调个人权利与个性。于是你看到了西方人谁都不服谁,谁都觉得自己很牛X,这样就难以出现阶级领袖、难以进行革命,一盘散沙的人们更容易长久的被资本收割,这正是西方精英们要达到的效果。

但这样做的副作用也有,那便是极度强调个人利益与个性的人们,少了点中华文明那种“共克时艰、共度难关”的精神,也少了点中华文明的集体主义,但凡觉得自己日子不好过了,又或是与自己的理念不符了,就容易想到搞分裂,自己独立出去各过各的。

三是现实原因:西方日子不好过了

记得著名企业家曹德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当被问到美国为什么打贸易战时,他的回答是人类过度透支了未来,美国也一样。美国早前产业转移出去,自己再花钱进口,如今美国经济衰退、收入减少,没钱进口了,潇洒不起来了。

这应该说到了问题的本质。

说美国衰退了,它的绝对实力依然在增长,但说“相对衰退”这是准确的,相对于早前美国的绝对统治力、相对了其它新兴国家的进步,美国确实是大不如从前。

在《西方富裕基础》、《相对衰落》等文章里有过详细解说,不少西方国家之所以能成为发达国家,主要原因是它们在大航海、大殖民时代在全球掠夺了天量财富、控制了全世界巨量资源,并在此基础之上发展了科技、进行了工业革命,从而一步领先便步步领先直到如今。

西方的殖民一直都在,只是方式在不断变化,早前是通过战争侵占、暴力殖民、直接掠夺的方式进行的。

如今这一方式偶尔还在用,对于那些资源多、人口少、容易打的,它们就直接进行武力攻击,控制当地资源;对于人口多、不太好打的,它们就扶植反对派,建立亲西方政权,再用资本与金融渗透来控制当地。

但更高明的,是西方通过自己的科技优势,通过推进全球化、占领全球产业链顶端的方式来攫取最丰富利润,让全球人们都成为它们的打工者,成为它们获取剩余价值的对象。

只不过,当今世界正在经历一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西方老牌国家开始衰落,不但最早一批航海国家如葡萄牙、西班牙、英国这类老牌霸主早已沉沦,法国、德国、意大利这些传统强国也已不复往昔。

甚至连头号强国美国也大不如从前。本次美国大印钱,已不似早前那样能顺利输出通胀,却是美国自己通胀严重,便是很好的证明。并且,美国对高科技的占领也已岌岌可危,意味着它的科技殖民越来越难。又加之疫情冲击等多方面因素,更加剧了美国矛盾。

美国,也出现了分裂“先兆”!

▲拜登 视频截图

日子不好过了,一方面会对外搞事,比如反全球化、打贸易战、民族主义崛起,所以美国特朗普及欧洲极右翼的出现,都不是偶然,这次特朗普是失败了,但可以肯定美国还会有下一个特朗普出现;

另一方面,就是对内搞事,种族对立、民族主义加剧、矛盾加深,甚至领土分裂大家各过各的。(除非像收割苏联(解体)28万亿美元那样,又或是率先开启新的科技革命,美国继续科技殖民全球,让美国再吸一大波血重新养回“身体”,否则真不好办)

英国已是例子,英国的衰落已经让爱尔兰分裂出去了,苏格兰已经在2014年搞过一次独立公投,如今依然在大力推进中,还有北爱、威尔士也在进行。

综上可知,联邦制的天然缺陷,加上西方长期自私性宣传,再加之如今西方日子没以前那么好过,最终让它们容易走向分裂。

昔日的罗马帝国同秦朝一样强大,但最终分裂成了欧洲数十个小国,而中国依然是整体一块;

昔日英国同现在的美国一样强大,如今却岌岌可危,虽然它还弄了条航母到亚太来显摆,甚至要在日本永久驻守两条军舰,但这一切都掩盖不住“日不落帝国”已是黄昏日落的局面。

当下美国,要想分裂的可能性不大,但英国的前车之鉴已经说明,50年、100后却是一切皆有可能。若果真如此,那一切局面的出现,便是始于今日13个美国州的独立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