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向俄防长下达传票,要其伏法,否则”将寻求中国帮助”

自2013年乌克兰爆发危机后,俄乌之间的关系就正式宣告崩溃。此后数年,两国在外交、军事上一直对峙,双边关系始终濒临在战争的边缘。

近日,乌克兰安全局以”建立法律未规定的准军事武装组织”为由,指控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并要求绍伊古7月20日必须出现在乌安全局下属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州总管理局。

这不是乌克兰执法部门第一次对俄国防部长绍伊古进行行动了。

2016年8月,时任乌克兰总检察长尤里·卢岑科宣布,基辅计划”没收”据称绍伊古在乌克兰境内的所有财产。

2014年8月,基辅佩切尔斯基地方法院以涉嫌资助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恐怖组织”以及”呼吁侵犯乌克兰领土完整”为由,宣布”逮捕”绍伊古。乌克兰还指控绍伊古涉嫌组织”身份不明的人加入非法武装团体”等。

对于乌克兰的行为,俄罗斯政府与绍伊古并没有作出回应,反而是俄罗斯议员阿列克谢·普什科夫嘲讽称,”基辅生活在自己的虚拟现实中,仿佛没有意识到这种传唤的滑稽甚至可笑的本质。

乌克兰向俄防长下达传票,要其伏法,否则"将寻求中国帮助"

总之,在某种政策完全不存在的情况下,他们正在粗暴地模拟实施它。”不少俄罗斯民众也模仿斯大林的口气说,”乌克兰有几个师”?

实际上乌克兰政府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并没有什么用,所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美国不帮助乌克兰来对付俄罗斯,那么乌克兰政府将寻求中国方面的帮忙,中国一定会给予乌克兰安全保证。

乌克兰向俄防长下达传票,要其伏法,否则"将寻求中国帮助"

今天我们就来讲一讲,如果乌克兰与俄罗斯爆发冲突,中国会出面帮忙吗?喜

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有着众多的分歧。

但一切的根源在于,实力庞大的俄罗斯让乌克兰始终感受到了生存的压力,这种压力让乌克兰从苏联解体开始,就想尽一切办法来摆脱。

然而乌克兰的做法却加剧了与俄罗斯之间的冲突,然后发展成今天的模样。

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和乌克兰开始为了如何分财产进行了激烈的争夺,其中最大的争夺是黑海舰队的归属问题。

按照所有加盟国的共识,财产位于哪个国家,就是哪个国家的。如太平洋舰队、北海舰队在俄罗斯境内,便归属于俄罗斯。

但也有例外的,如波罗的海舰队在波罗的海三国都有基地。于是波罗的海三国在争吵不断又无力维持舰队保养的情况下,将舰队卖给俄罗斯。

乌克兰向俄防长下达传票,要其伏法,否则"将寻求中国帮助"

黑海舰队原本驻扎在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按照共识,是属于乌克兰的。

然而俄罗斯却并不同意,俄罗斯认为自己对于黑海舰队的发展、创立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应该由俄罗斯接管黑海舰队。双方进行了激烈的争吵,甚至到了发生战争的边缘。

1992年乌克兰总统和俄罗斯总统在雅尔塔进行会面,两国达成共识,黑海舰队由两国共同执掌,指挥官由两国总统共同任命,基地两国共同使用。

然而这份共识在实践中仅维持了不到一年的时间。1993年,两国围绕舰队归属问题再度发生争执。

两国总统通过再次会面,决定将舰队一分为二,各自以此为基础,组建本国舰队。然而很快俄罗斯便提出,要乌克兰以舰队来抵偿本国债务。

乌克兰和俄罗斯经济联系紧密,尤其是乌克兰在经济上对俄罗斯十分依赖。乌克兰作为苏联时期的主要工业基地,对能源需求十分庞大,在苏联时期,乌克兰国内的能源基本依靠俄罗斯提供。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多次找到俄罗斯,希望俄罗斯每年仍能够提供数量庞大的能源,然而俄罗斯以能源优先本国使用为由,开始逐年减少提供给乌克兰的能源,并要求乌克兰偿还以前欠下的债务。

如果乌克兰无法偿还债务,那么俄罗斯将不提供给乌克兰能源。在这样的情况下,乌克兰被迫同意以舰队来抵偿本国债务。这种强买强卖的行为,使得两国之间开始出现矛盾。

乌克兰向俄防长下达传票,要其伏法,否则"将寻求中国帮助"

俄乌之间的舰队之争,实质上是俄罗斯为了保持本国在黑海的固有势力范围。随着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俄罗斯直接丧失了大量的黑海海岸线和海军基地,如果此时黑海舰队被他国掌控或者被瓜分,那么俄罗斯将直接失去对黑海的掌控。

所以俄罗斯想尽一切办法,来获得黑海舰队。其实对于乌克兰来说,黑海舰队并不重要,因为乌克兰并没有打造海军强国的梦想,没有必要,也没有实力。

乌克兰只是不想一个完整的黑海舰队落于俄罗斯之手,使之威胁到乌克兰的地位。

在争夺黑海舰队后,俄罗斯以同样的理由来与乌克兰争夺克里米亚地区。自18世纪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征服后,便一直被俄罗斯人管理,直到1954年赫鲁晓夫将克里米亚划入乌克兰。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议会提出要重新审议1954年苏联最高苏维埃将克里米亚转归乌克兰的决议是否合法。俄罗斯的提议遭到乌克兰的反对,他们将俄罗斯的行为看作是对乌克兰内政的干涉。

乌克兰向俄防长下达传票,要其伏法,否则"将寻求中国帮助"

就在俄乌激烈争吵时,克里米亚的本土势力悄悄崛起。占克里米亚人口一半以上的俄罗斯人,大部分都赞同克里米亚脱乌入俄。为了留住克里米亚,乌克兰政府承诺将克里米亚地区从州升级为共和国。

1994年克里米亚通过选举,选出第一任共和国总统。然而在选举结束后,当选的俄罗斯人梅什科夫,便立即宣布克里米亚将通过全民公投的形式,来决定克里米亚的前途。根据乌克兰的法律规定,克里米亚并不具备公投的权力。

所以克里米亚问题便一直留到了2014年。在俄乌矛盾彻底爆发后,克里米亚选择规避乌克兰,以公投的形式并入俄罗斯。

克里米亚公投并入俄罗斯后,并没有得到乌克兰政府以及西方国家的承认。于是俄乌矛盾升级,两国在乌克兰东部进行军队对峙,持续数年。

两国政府也开始在外交上对立,经济上互相制裁。

乌克兰向俄防长下达传票,要其伏法,否则"将寻求中国帮助"

在俄乌对立中,乌克兰并没有对抗俄罗斯的资本。所以为了对抗俄罗斯,乌克兰求助于美国,希望可以加入北约。

美国拒绝了乌克兰,但仍支持乌克兰来对抗俄罗斯。乌克兰在得到美国的口头支持后,不断在东部挑衅俄罗斯,并放出狠话,要赶走在克里米亚地区的俄罗斯人,来收复克里米亚。乌克兰的挑衅举动,惹怒了俄罗斯。

俄罗斯在俄乌边境陈兵数十万,并采取了一些经济制裁。庆幸的是,俄罗斯并没有切断对乌克兰境内的能源供应。

乌克兰被制裁后,美国和北约没有任何行动,乌克兰彻底失望,于是将求助目光放在中国身上。中乌自建交后,一直与乌克兰保持着基本的贸易关系。

然而自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乌克兰在国际事务上频繁站队西方,甚至多次参与西方发表的反华声明,让中乌关系恶化。

中国开始减少与乌克兰的来往。乌克兰在借助西方国家对抗俄罗斯的计划失败后,开始主动缓和与中国的关系。

为了表示诚意,乌克兰首先撤销了联合西方国家发动的干涉中国内政的声明,为双方关系的恢复奠定了基础。

在这样的基础上,乌克兰又与中国签署了《中乌政府关于深化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合作协定》,促进了两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在道路、桥梁和轨道交通等领域的进一步合作,也推进了双边经贸关系朝着更加深入的方面发展。

乌克兰向俄防长下达传票,要其伏法,否则"将寻求中国帮助"

除此外,乌克兰开始在对外事务中向中国频频示好、表态。

7月13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谈后,就在与中国国家领导人的通电中表示,中方为乌方抗击疫情发挥了重要作用,希望双方加强疫苗等领域合作。然后补充称,乌方愿同中方推进各领域的交流合作。

对于乌克兰寻求在经济贸易上的合作,中国表示,愿同乌方一道,弘扬传统友谊,深化相互理解,加强务实合作,以明年两国建交30周年为契机,积极推进中乌关系,助力两国更好实现各自发展目标。

随着中乌关系逐渐回暖,乌克兰国内情况开始得到缓解,于是在俄乌问题上,乌克兰又开始行动了。

最近乌克兰的顿巴斯问题三方联络小组基辅代表团顾问阿列克谢·列斯托维奇,在接受采访时称:如果美国方面不愿意帮助乌克兰对付俄罗斯,那么乌克兰政府将寻求中国方面的帮忙,中国一定会给予乌克兰安全保证。

乌克兰向俄防长下达传票,要其伏法,否则"将寻求中国帮助"

乌克兰在此时刻,发出这样的声明,很可能是为了在7月底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的会晤。

届时,乌克兰可以在对俄问题上逼迫美国进行表态,对乌克兰做出一些实质性的承诺,比如允许乌克兰加入北约组织,美国军事介入俄乌冲突等。

如果美国依然不愿直接参与俄乌冲突,那么乌克兰有可能真的求助于中国。然而中国也不愿直接参与俄乌冲突。

中乌关系的变好确实有利于中国乌克兰经济的发展,但是相比较中乌两国间的经贸关系,中俄全天候、多领域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才是中国对外关系的重中之重,中国不会因为与乌关系,从而损害在国际斗争日益紧张之际,中国最为看重的中俄关系。

虽然如此,但中国在俄乌冲突中,仍会站在和平的立场上,尽量促成乌克兰与俄罗斯之间的和解,将矛盾解决在谈判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