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定全球最低企业税率 七国集团打的什么“算盘”

最低税率一旦实施,或将结束“逐底竞争”——即部分国家以超低税率和免税优惠吸引企业的局面。但有一点不能忽视:对那些人口稀少、自然资源匮乏,通过低税率吸引外资是其提高全球竞争力重要途径的国家来说,如果建立统一的税收“联盟”,体量更小的成员国难免成为大国稳定税收的“垫脚石”。

8年谈判后,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的设定迈出重要一步。

当地时间6月5日,七国集团(G7)成员国在伦敦达成一致:支持把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设为15%,并将在改革国际税收规则、取消数字服务税等领域进行协调。

分析人士称,最低税率一旦实施,无疑将结束“逐底竞争”——即部分国家以超低税率和免税优惠吸引企业的局面。但要最终达成国际共识,将是一个相当复杂且漫长的过程。

当地时间5月4日至5日,七国集团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伦敦举行。

会后,七国集团成员国发表了关于设定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的声明。

据新华社报道,英国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要确保税收公平,特别是让企业在其产品或服务的销售市场缴纳更合理税额。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也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设置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将结束各国竞相压低企业税率的“竞赛”。

而外媒的报道中,苏纳克直接将这一协议形容为“历史性的”:“经过多年的讨论,G7财长们达成了一项历史性的协议,即改革全球税收体系,使其适应全球数字时代。”

为应对全球经济数字化发展给国际税收政策带来的挑战,2013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起了有关全球税制改革的谈判。美国在其中一直大力推动。

在外界看来,“全球最低企业税率”一旦实施,首先受影响最大的将是谷歌、脸书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他们通常利用数字服务在地域上的灵活性,将利润转移到低税率国家。

另一方面,这将重新定义跨国企业征税的方式和地点,理论上会打击“避税天堂”的存在。

当今世界,由于各个国家制定的税率不一,很多大型跨国企业往往会选择将全球销售利润、税收等转移到低税率国家,以此来避税。

这种行为发展下去形成所谓的“逐底竞争”,即各国竞相以超低税率和免税优惠吸引企业巨头。

其中一些国家和地区更是被冠以“避税天堂”的称号,最著名的当属维京群岛、开曼群岛、百慕大群岛以及巴拿马、卢森堡等。

显然,“逐底竞争”让很多国家和地区税收显著受损。这些跨国企业在全球赚取高额利润的同时,实现着程度惊人的“逃税”。

据联合国数据,科技巨头转移利润导致各国每年损失的税收高达5000亿至60000亿美元。

有第三方调研报告显示,过去10年间,仅亚马逊、谷歌、苹果、脸书、微软、奈飞6家美国公司应纳税额和实纳税额的差值就超过1500亿美元。

而据英国《卫报》此前报道,以微软在爱尔兰的子公司为例,其在2020年创造了近3150亿美元的利润,几乎相当于爱尔兰GDP的四分之三,却因为在百慕大注册而避税。

而在各国就最低税率达成一致的前提下,如果企业在某个国家支付的税率低于最低税率,所在国政府就可以将其增加到商定的最低税率水平。

以美国为例,其财政部预计,阻止美企将利润转移至海外将带来大约700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

6月11日至13日,G7国家领导人峰会将在英国康沃尔召开,预计将进一步落实此次七国集团财长会议达成的共识。

协议还将于今年7月提交20国集团(G20)威尼斯峰会,并在经合组织牵头下进行全球税改谈判。经合组织的目标,是希望在今年10月初步达成一项全球协议。

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确定“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是一个相当复杂且漫长的过程。经合组织需要协调全球140个国家和地区,最终还需要相关国家及地区签署多边公约,以及各国自身进行修法调整。

有专家表示,在税收主权独立原则下,其他国家是否有义务接受七国集团的方案呢?

实际上,在七国集团财长会议进行讨论时,已经有低税率国家表达了不同意见。这些国家往往人口稀少、自然资源匮乏,通过低税率吸引外资是其提高全球竞争力的重要途径。

有评论因此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建立统一的税收“联盟”,体量更小的成员国难免成为大国稳定税收的“垫脚石”。

以美国为例。今年4月,美国财政部公布《美国制造税收计划》,将美国企业税税率由21%上调至28%,并将企业海外利润的最低税率从10.5%提高至21%。

白宫预计,增税计划将使联邦政府在未来15年增加约2万亿美元收入,抵消拜登政府基建计划的成本。

新华社的评论因此认为,在拜登政府增税计划的框架下,为全球企业税率设定底线,可防止在低税率地区纳税的企业,比向美国政府纳税的企业拥有更多竞争优势,实际上是给美国企业竞争力上了一道保险。

因此,对于美国积极推动设定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有观察人士认为,其背后是让全球为美国利益“埋单”的思路,防止美国企业将业务转移到海外,弥补拜登政府试图提高美国企业税率可能给美国带来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