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对”北溪-2″态度突变?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参加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时宣布,“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已完成部分铺设工作,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已做好部分供气准备。他还表示,俄罗斯将继续与欧洲伙伴开展此类项目。

此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同俄外长拉夫罗夫会晤期间突然对外宣布,美政府决定放弃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运营公司及其首席执行官的制裁,仅将制裁范围限定在用于铺设海底输气管道的4艘俄方船只以及个别实体。美国放松制裁显然给了“北溪-2”项目一个喘息之机,其态度转变的原因和后续值得玩味。

首先,德俄对美前期制裁的抗议与抵制,一直在迫使美方软化立场。作为一个“域外国家”,美国以该项目将加剧欧洲对俄能源依赖为由,百般阻挠工程进展,甚至不惜发起全面制裁,致使项目在完工近95%的情况下未能如期竣工。美方的非理性举动不但没能使德俄退缩,反倒更加坚定其推进项目完工的决心。据悉,相关项目参与方已于今年年初部分恢复施工,并有望尽早完成最后80公里管道的铺设。美国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对此也不得不承认,如今已很难阻止管道建设进程。

其次,为推动跨大西洋关系复苏,美国希望以放松制裁来修复美德关系。拜登政府若想修复特朗普时期受损的美欧关系,亟需弥合美德间因“北溪-2”项目产生的裂痕,以期进一步构建以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划线的所谓“志同道合者联盟”。

最后,适时调整对俄外交策略,暂时淡化对抗色彩,为美俄首脑会晤营造相对宽松的舆论氛围。尽管美早已将俄界定为主要竞争对手和重点防御对象,但近几任美国总统上任之初都会“假惺惺”地对俄释放“善意”,拜登也不例外。美国选择在美俄两国外长举行会晤当天宣布放松制裁,被外界普遍视为美向俄释放缓和信号,以便为6月16日的美俄首脑日内瓦会晤铺路。

然而,应该看到,放松制裁这一举动本身,依然将受到美国内外各种因素的影响,美国是否会出现真正的政策转向,目前还不能得出确实的判断。

近期,美国参议院部分议员向国会提交相关法案,敦促政府恢复原有的制裁措施。两党均有部分议员认为放松制裁是送给普京总统的一份“大礼”,将赋予其在欧洲更大的影响力。在内部压力之下,拜登政府的对俄缓和信号还能释放多久,是否之后会如其几位前任一样变本加厉,还须打上问号。

在东欧地区,一旦“北溪-2”项目最终完工,仅天然气过境中转费一项,乌克兰每年就将损失约30亿美元,更重要的是失去与俄罗斯抗衡的重要筹码,自身地缘价值将大打折扣。因此,乌克兰对此事的反应,也有必要继续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