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方与侵华日军“731”部队互相勾连的历史引发关注,汪文斌提出两个问题

在4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环球时报》记者提问称,有媒体报道称,美国以豁免侵华日军“731部队”战犯战争责任为条件,获取“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实验、细菌战、毒气实验等方面数据进行生物武器研究。德特里克堡基地正是在此基础上快速发展成为美国生物武器研发基地。该基地目前仍保留着美国军方一个P4生物实验室。

发言人对此有何评论?对此,发言人汪文斌在回应中称,我注意到有关的报道,报道提及在731部队炭疽菌实验报告、鼻疽菌实验报告、鼠疫菌实验报告三份人体实验报告的封面上,分别写有“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生物战实验室化学部队研究与开发部,此函归还至战后总部档案部”的字样,并盖有达格威实验基地技术图书馆的黑色墨印。汪文斌指出,二战结束后,美国在几年时间内陆续派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细菌战专家前往日本,向包括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在内的731部队的主要成员了解日本细菌战的情况。美国为了得到731部队细菌战的数据资料支付了25万日元,美国甚至向世界隐瞒石井四郎以及731部队的滔天罪行,还让石井四郎成为德特里格堡的生物武器顾问。美国媒体还披露,德特里格堡保存放着大量严重威胁人类安全的病毒,并且存在许多安全隐患和漏洞。汪文斌称,据专家分析,美国遍布全球的200多个实验室分布,同近年来一些危险疾病和病毒蔓延始发地的分布情况非常相似。“联系到上述美国军方与731部队互相勾连的历史,我们很想知道,美国在境内外开展生物军事化活动的重重疑云什么时候才能揭开?美国什么时候能给国际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