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迫降事件”遭一波制裁后,白俄罗斯与西方下一步如何过招

自6月3日起,美国对之前解除制裁的9家白俄罗斯国有企业重新实施制裁,

作为对近日发生的“客机迫降事件”的回应,并将继续与其欧洲盟友合作对白进行制裁。

5月23日,爱尔兰瑞安航空一架客机在飞至立陶宛与白俄罗斯交界处时,白俄罗斯当局称机上有“炸弹威胁”,并派出米格战斗机伴飞,使其紧急降落于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机场。经检查,客机未发现炸弹,但乘坐该客机的白俄罗斯反对派人士普罗塔谢维奇及其女友被白当局逮捕。

“客机迫降事件”引发了西方国家对白俄罗斯的强烈谴责和围攻。在5月29日美国宣布上述制裁前,欧盟理事会已于5 月 24 日禁止白俄罗斯航空公司在欧盟领空飞行,并呼吁欧盟所有航空公司不要飞越白领土。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宣布,如白实现“民主转型”,欧盟将提供30亿欧元资金援助。同日,在拉脱维亚举行的2021年冰球世界锦标赛上,主办方用白俄罗斯反对派旗帜替换了白俄罗斯国旗,随后白拉两国互相驱逐了外交人员。

当前,欧盟内部正在商讨进一步制裁方案。德国外长马斯称,若白俄罗斯不做出让步,将实施更多制裁。西方制裁将对白俄罗斯产生怎样的影响?白俄罗斯又将会采取哪些应对措施?

制裁是痛苦的,但不是致命的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作为一个小型外向经济体,白俄罗斯深受贸易伙伴经济衰退、外部需求大幅减少所造成的冲击。在2020年8月举行的白俄罗斯总统大选中,现任总统卢卡申科再次当选,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抗议人群质疑选举结果。疫情影响叠加政局动荡严重阻碍了白俄罗斯经济复苏的脚步。欧亚开发银行预测,白俄罗斯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仅增长0.1%,到2023年经济才能恢复疫情前水平。

“客机迫降事件”发生后,白俄罗斯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暴跌至90.94%,降至2020 年 9 月大规模抗议时的水平。截至2021年4月1日,白俄罗斯外债为181亿美元,占GDP比重为70%。自2020年10月起,欧盟已经以总统选举舞弊为由对白俄罗斯官员和机构实施了三轮制裁,新一轮制裁无疑使本就不乐观的白俄罗斯经济雪上加霜。

虽然西方制裁对白俄罗斯造成巨大压力,但未形成致命打击。欧盟是白俄罗斯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和重要投资来源国,但无论是在投资规模还是贸易规模上都无法与俄罗斯相提并论。白俄罗斯与俄罗斯间贸易额约为360亿美元,是欧盟的3倍以上。俄罗斯是白俄罗斯的第一大投资国,白俄罗斯累计外国投资的三分之一来自俄罗斯,2020年白俄罗斯外国非金融类投资额达87亿美元,其中俄罗斯占41.4%,远高于欧盟国家。与俄罗斯经济的深度联系是白俄罗斯应对欧盟制裁的最大底气。

制裁伤害的将不仅是白俄罗斯

当前,西方对白俄罗斯下一步制裁的方向暂不明朗。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表示,欧盟或将对来自白俄罗斯的钾肥和俄罗斯过境天然气实施制裁,二者是白俄罗斯的重要出口商品和经济来源。但如果西方在贸易和能源领域制裁白俄罗斯,欧盟成员国的利益也将受到伤害。

在贸易领域,白俄罗斯长期向欧盟出口木材、化肥、矿产和农机等。波罗的海是白俄罗斯出口的重要通道,白商品是立陶宛海港克莱佩达的主要货物来源。2020年,由于立陶宛干涉白俄罗斯示威抗议活动,白俄罗斯将货物出口流向俄罗斯港口乌斯季卢加,导致克莱佩达港口货物运输量急剧下降。

在能源领域,俄罗斯每年经过白俄罗斯管道向欧洲出口原油6000多万吨,约占俄原油出口量的四分之一,出口天然气约400亿立方米,约占俄天然气总出口量的五分之一。如欧盟对白俄罗斯的能源运输进行制裁,将无异于直接对俄实施制裁,同时欧洲的能源安全也将受到巨大威胁。

白俄罗斯将进一步向俄罗斯靠拢

面对西方的制裁威胁,白俄罗斯准备予以反击。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称,白俄罗斯工业不会因制裁放慢生产,国际市场对白俄罗斯产品需求旺盛,白俄罗斯将增加对非洲、印度和中国等“传统市场”的出口。白俄罗斯总理戈洛夫琴科表示,白俄罗斯政府准备了一整套保护措施以应对制裁,这些措施将对“公开敌对国家”产生不良影响。

白俄罗斯外交部长马克伊表示,除将原向波罗的海出口的部分货物转而从乌斯季卢加港出口外,白俄罗斯正在考虑减少与欧盟在非法移民、人道主义项目和其他领域的合作,并可能退出欧盟“东方伙伴关系计划”(编注:“东方伙伴关系计划”,是指由波兰和瑞典两国在2008年5月欧盟峰会上提出、并于次年5月7日布拉格峰会正式批准启动的旨在发展欧盟与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乌克兰、摩尔多瓦、白俄罗斯以及亚美尼亚六个后苏联国家一体化的建议)。

除制定反危机措施外,白俄罗斯积极寻求俄罗斯的帮助。“客机迫降事件”发生后,面对西方指责,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卢卡申科表示坚定支持,并批评西方“双标”。5月28日至29日,卢卡申科与普京在索契举行会谈,俄罗斯确认向白俄罗斯提供政府间协议的第二批5亿美元贷款,并增加白俄罗斯航空在俄罗斯城市间的航班。

毫无疑问,西方制裁将进一步加剧白俄罗斯在欧洲的孤立,并将白俄罗斯推向俄罗斯。卢卡申科游走于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平衡外交政策更加难以为继。为应对制裁,白俄罗斯别无选择,只能加快向俄罗斯靠拢。制裁对白俄罗斯经济造成的损害越大,靠拢的速度就越快。

“客机迫降事件”发生后,西方国家纷纷指责白俄罗斯的行为得到了俄罗斯的支持和默许,这使陷入“艰难时刻”的西方与俄罗斯间的关系更加紧张。白宫发言人普萨基表示,拜登将在预定于6月16日举行的美俄峰会上就“客机迫降事件”与普京进行磋商。在美俄有一系列矛盾要解决的眼下,针对白俄罗斯的制裁将不会是俄美峰会的主要议题,但峰会将影响后续制裁的走向和力度。因此,西方对白俄罗斯的进一步制裁可能将处于“悬而未决”状态,直至普京与拜登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