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一女子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引发血栓医治无效去世,强生疫苗也有风险

图片
(图片来自Pixabay)
华舆讯 据加拿大七天报道,在4月27日的魁省疫情通报会上,魁省公共卫生长官Horacio Arruda宣布一名妇女因接种印度版阿斯利康疫苗(Covishield)后引发血栓医治无效而去世,这是2021年年初爆出阿斯利康疫苗有可能导致罕见血栓案例之后,加拿大出现的第一例死亡案例。
这名54岁的死者名叫Francine Boyer,生前身体健康,没什么基础病,她和丈夫Alain Serres在4月9日接种了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之后,她的丈夫没什么感觉,但Francine Boyer则感到身体极度疲倦,还伴有头疼,情况越来越不好,于是来到最近的医院求医,后被转到蒙特利尔神经研究医院(Institut-hôpital neurologique de Montréal),但还是于4月23日因脑部产生的血栓而去世。经过各方面的调查后,医疗部门最终确认她的血栓形成与接种阿斯利康疫苗有直接的关系。即使如此,她的家人以及公共卫生部门都认为,与疫苗带来的保护作用相比,接种疫苗仍然是利大于弊。处在悲伤中的Alain Serres也鼓励民众继续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但要保持警惕,一旦发现异常情况,要立刻采取行动,或者拨打健康热线811求助。
魁省公共卫生长官Horacio Arruda向死者家人表示了哀悼,并解释说按照魁省目前接种疫苗的数量,出现血栓甚至发生死亡的案例是在预料之中的,这种可能致命的血栓估计是该疫苗的一种可能并发症,但非常罕见,比例在大约10万分之一。魁省已经有40万民众接种了这款疫苗,因此这名妇女的死亡在疫苗的平均风险范围内。
加拿大公共卫生署也在之后表示接种疫苗后产生血栓的比例极低,而新冠病毒引发血栓的概率比接种疫苗高出十几倍,接种的好处大过风险。按照现在加拿大卫生部的说法,这种血栓症状又称为疫苗诱导的血栓前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VIPIT),发病率约为10万分之一,死亡率约为40%。研究人员也表示关于疫苗与血栓形成的机理正在研究中,但在疫情之下,疫苗使用是一个利弊权衡的过程,毕竟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疫苗。同时卫生部门也提醒民众,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一旦出现呼吸急促、胸痛、腿部肿胀、持续性腹痛、剧烈而持续的头痛或视力模糊等情况,应立即就医。
强生疫苗也有血栓风险
除了阿斯利康疫苗,曾被给予厚望的强生疫苗也因出现血栓问题而被叫停。4月13日,已经在美国接种人数达700万的强生疫苗,出现了6例接种后“罕见而严重”的血栓,美国疾控中心(CDC)与食品和药品监督局(FDA)等联邦机构不得不建议暂停使用强生疫苗。这6人均为女性,年龄在18岁到48岁之间。其中,内布拉斯加州一名女性已经死亡,另一名女性住院治疗,情况危急。而截止到4月23日,全美报告的这种血栓病例增至15例,均为18岁至59岁的女性,均是在接种强生疫苗后6至15天出现了脑静脉窦血栓并同时伴有血小板减少症。即使这样,强生疫苗仍然被美国和加拿大的公共卫生部门认为发生罕见不良反应的几率非常低,与其带来的保护作用相比,值得冒险。而且这种血栓虽然严重,但并不难治,如果能及早发现,及早治疗,病亡风险会大大降低。
美国一名联邦卫生官员也认为很多医生可能没有接受过检查出这种罕见血栓的训练,没能及早发现病症,及早介入治疗。另外,这种“特定类型的血栓”的治疗方法也不同于普通的血栓治疗,需要进一步普及这方面的知识,以减少患者死亡的几率,如果能够提前预防,提早治疗,接种疫苗引发的血栓并不那么可怕。
到目前为止,出现血栓问题的阿斯利康和强生疫苗都采用的是同一技术路线:腺病毒载体的重组疫苗。其原理是把经过改造后无害的腺病毒作为载体,装入新冠病毒的S蛋白基因,制成腺病毒载体疫苗,刺激人体产生抗体。采用同样技术路线的还有中国军事科学院陈薇院士团队联手康希诺生物合作研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Ad5-nCoV(商品名:克威莎)以及俄罗斯的“卫星Ⅴ”(Sputnik Ⅴ)疫苗,目前这两款疫苗都没有血栓方面的报道。阿斯利康和强生两款采用腺病毒载体技术路线的新冠疫苗先后卷入严重的血栓副作用风波,开始让人们对腺病毒疫苗的安全性产生怀疑。
4月初,知名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布的两篇重磅文章对阿斯利康疫苗接种后的血栓形成进行了讨论,指出腺病毒诱导的血小板减少症,是使用这种类型载体的基因治疗方案的潜在严重并发症,了解其机制可能有助于制定预防该不良事件的措施。1953年,科研人员从人的扁桃体组织中发现并成功分离出腺病毒(Ad),此后人类陆续发现了100多种腺病毒亚型。腺病毒可以作为载体,进行各种疫苗的研发,在新冠疫苗之前,被批准面向大众使用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只有两款埃博拉疫苗,到2020年3月在全球的接种量也才刚刚超过21.5万剂。现在全球接种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的人数已经过亿,出现血栓的案例也算是正常。
虽然有发生血栓的风险,但接种疫苗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在大规模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英国,因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在迅速、持续地降低,预计将于近期趋于零。目前英国已经有至少63%的成年人接种了一剂疫苗,21%的成年人完成了两剂接种,接种率遥遥领先于加拿大。英国一度是全世界疫情病亡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现在借助疫苗接种的迅速推进,其重症和病亡人数已经大幅度降低。卑诗省一座只有1.2万人的小城鲁珀特王子港(Prince Rupert)在2021年3月曾是加拿大疫情最严重的地方之一,最高峰时每周有117人感染,但一个月内完成85%人口接种疫苗的目标后,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数量直线下降,每周的确诊案例降低到3人。
第一批30万剂的强生疫苗将在4月28日运抵加拿大,5月初会分发到各省。强生疫苗与辉瑞、莫德纳和阿斯利康等疫苗相比最大的优势是只需要接种一剂即可提供保护作用,极大地提高了各地区疫苗接种行动的便利性,再加上它能在普通冰箱中储存,让疫苗的分发、运输和接种变得更方便。
加拿大免疫顾问委员会(NACI)主席Caroline Quach透露针对强生疫苗的接种指南已经制定,基本上类似于阿斯利康疫苗的使用。根据目前披露的数据,强生疫苗接种后发生血栓的比例为五十万分之一。单剂接种一个月后的保护性可达到85%,且对南非发现的变种病毒显示出约70%的保护效果,对源自巴西的变种也显示出优异的功效。
四种疫苗如何选
到目前为止,加拿大卫生部批准了辉瑞、莫德纳、阿斯利康和强生4款疫苗的使用。下面列出了四种疫苗的异同:
辉瑞疫苗:是加拿大批准使用的第一款疫苗,订购数量7600万剂,2020年12月9日获得授权,是最早供货的疫苗。在接种第一剂后可提供52.4%的保护率,接种第一剂14至21天后有效率可达到92%,接种第二剂疫苗一周后,有效率将达到95%。常见的接种反应有注射部位疼痛(84.1%)、疲劳(62.9%)、头痛(55.1%)、肌肉疼痛(38.3%)、畏寒(31.9%)、关节痛(23.6%)和发烧(14.2%)。
莫德纳疫苗:加拿大订购数量4400万剂,2020年12月23日获得批准使用,2021年1月开始供货。在接种第一剂后有效率80%,接种第一剂14天后有效率92%,接种第二剂疫苗两周后,有效率可达到94%。常见的接种反应有注射部位疼痛(92%)、疲劳(70%)、头痛(64.7%)、肌肉疼痛(61.5%)和发冷(45.4%)。
阿斯利康疫苗:订购2200万剂,2021年2月26日获批使用,3月份开始供货。阿斯利康疫苗在接种后的22至90天后可达到76%的有效率。接种第二剂阿斯利康疫苗两周后有效率接近63%。如果第二剂在第一剂接种之后12周或更长时间内接种,预防病毒的有效率可达到82%。常见的接种反应有注射部位的敏感性(75%)和疼痛(54%),疲劳(62%),头痛(58%)和肌肉疼痛(49%)。
强生疫苗:订购3300万剂,2021年3月5日获得批准使用,4月底供货。在接种两周后,有效率为66%,而且随时间推移,接种者的免疫力逐渐增强。常见的接种反应有注射部位疼痛(48.7%)、头痛(39%)、疲劳(38.3%)和肌肉疼痛(33.2%)。
虽然四种疫苗各有千秋,但理论上民众并不能选择自己所接种的疫苗,而是接种点给什么疫苗就打什么疫苗,当然民众可以现场拒绝接种,那么则需要重新预约疫苗接种,依然是有什么疫苗就接种什么疫苗。按照魁省先前公布的疫苗分配方案,各个疫苗接种中心主要提供辉瑞和阿斯利康疫苗,药店主要提供摩德纳疫苗,企业疫苗接种点一般提供阿斯利康疫苗,但可给有健康问题的人提供辉瑞疫苗。魁省目前正在接种的人群是60岁以上的人群、孕妇、医疗相关行业从业人员,60岁以下有慢性病或健康问题的人,容易暴发疫情的行业从业人员如学校老师、幼儿园老师、临时外劳、屠宰场工人、社区组织人员等。但魁省从4月21日起,向45岁以上(即在1976年4月21日之前出生)的魁北克人提供阿斯利康疫苗,提前预约或者直接排队都可。
目前魁省的疫苗接种率已经达到34.2%,领先大部分人口大省。魁省民众对新冠疫苗的态度从最开始的犹豫、观望转为日趋热烈的追捧,即使是出现负面新闻的阿斯利康疫苗也有人排队几个小时去接种。正如公共卫生部门所说的,最好的疫苗就是你能得到的疫苗,尽早获得疫苗的保护作用以减少病毒感染、重症乃至死亡的几率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