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高官:拜登拟在G7峰会上催盟国就新疆问题向中国施压

尽管中美直接存在持续的紧张关系,以及有被踢出美国市场的风险,但是中国公司仍然在积极寻求在美国上市,甚至热度更胜从前,2021年第一季度就掀起赴美上市热潮。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公司在美国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已经筹集了66亿美元,创一年以来的新高,比2020年同期增长了8倍。

其中规模最大的IPO是电子烟行业制造商RLX Technology Inc.(雾芯科技),这个在中国电子烟监管中遭到打击的电子烟第一品牌在美国募集了16亿美元。

其次是腾讯支持的软件公司图雅(Tuya Inc.)在美国ipo,募集了的9.47亿美元。

不顾美国制裁,中国公司再次掀起赴美上市热潮为哪般?

中国在美上市公司有被摘牌的风险

拜登入主白宫之后,中美关系并没有缓和的迹象,甚至开始了新一轮的交锋。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上个月表示,它将开始实施一项法律,迫使会计师事务所允许美国监管机构审查海外公司的金融审计。不遵守规定可能会被纽约证交所或纳斯达克退市。这给中国公司带来了“被摘牌”的风险。

事实上,中国长期以来是一直拒绝让美国监管机构“基于国家安全考虑”对其海外上市公司进行审计的。这样一来,中国企业面临的风险很高。

但是这种监管风险并没有打消中国公司赴美上市的强烈意愿,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仍在继续增长,预计2021年的规模肯定会超过去年。

2020年,贝壳、小鹏汽车、陆金所等30几家企业通过在美国上市筹集了近150亿美元资金,这是继2014年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募资250亿美元之后的第二高纪录。

据报道,中国打车巨头滴滴出行已提交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美国IPO申请,该公司的估值可能高达1,000亿美元。

2017年才创立的“货运滴滴”——满帮(Full Truck Alliance)也在筹划今年在美国上市,可能筹资约10~20亿美元。

不顾美国制裁,中国公司再次掀起赴美上市热潮为哪般?

中国企业为何喜欢去美国上市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是中国科技企业上市的首选目的地。也让中国的一些股民很不爽,中国的科技公司都去便宜美国的投资者了。

但是造成这种情况还是有切实原因的。

1、科技公司在初创的时候很难在中国获得资金。

我们知道中国的融资体系主要是以间接融资为主,所谓间接融资就是银行贷款,而在中国初创企业是很难获得银行贷款的。中国银行贷款的主要客户是国有企业和房地产。

这就造成中国的科技初创企业初始获得的风险投资全部来自于海外。包括阿里和腾讯都是这种情况。

现在有一种论调就是,阿里背后的资本全都是国际资本,“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说法当然有道理,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在阿里创业的那个年代它是很难获得国内的投资的。无论马云怎么会忽悠也不行。

2、因为风险投资来源于国外,加上国内的一些监管,使得中国的很多互联网和科技公司只能采用特别的股权结构,这种股权结构的公司在国内是没有办法上市的。

3、对于风险投资而言,公司越早上市越好,但是科技初创企业初期想要盈利是很难的,而企业要在中国上市是有相当高的盈利要求,也客观造成了中国并不适合初创企业上市。而美国对于企业盈利的要求要松得多。

比如,今年寻求在美上市的图雅2020年的营收为1.8亿美元,净亏损高达6700万美元。

4、此外,美国股票流动性更强、投资者基础更广泛,美国上市流程更为精简,时间短、不排队、成本低。而且美国上市的估值比中国要更高。

这些都是中国初创企业前赴后续赴美上市的重要原因。

不顾美国制裁,中国公司再次掀起赴美上市热潮为哪般?

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未雨绸缪

但是无论如何,美国新的监管规则对中国在美上市企业仍然是“悬在头上的剑”。

这就使得很多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积极寻求在香港的二次上市。这种交易现在是双向的,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在香港进行第二次上市,以扩大其投资者基础,并作为对冲退市风险的手段。

数据显示,去年,这种二次上市筹集了近170亿美元,今年已经筹集了超过80亿美元。事实上,许多公司在去美国之前就知道他们随后可以在香港上市。

例如,滴滴就在探索晚些时候在香港再次上市的可能性,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小鹏汽车(Xpeng inc.)在纽约上市不到一年后,也在考虑在香港再次进行股票发行。

这样,中国的科技企业就有了一个明确的上市途径,先寻求在美国上市,然后再在香港二次发行。既可以对冲美国市场的监管风险,又可以获得更多的融资。

与此同时,中国A股市场的改革还在缓慢地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