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失惨重,澳洲商界群情激愤不再忍耐,决定撇开政界奔赴中国求和

近来澳洲成为外界关注焦点,去年由于澳洲一意孤行决定站队美国,导致中澳经贸关系受损。许多澳洲企业的发展,由此陷入停滞阶段。要知道中国一直以来是澳洲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2018-2019年期间,澳洲向中国出口货物数占据全年总出口额度的32.6%。由此可见,澳方经济发展对于中国十分依赖。

根据数据统计,澳方企业由于澳洲政府的失误,错失同中国企业进一步发展的机会。由此损失总利润总值,最高能够达到200亿元。澳方企业对于政府的不作为群情激愤,颇为懊恼。澳大利亚此前见中澳关系受损,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前往印度、印尼等国寻求合作。但是这些国家,甚至同澳洲连自由贸易协议都尚未签订。

损失惨重,澳洲商界群情激愤不再忍耐,决定撇开政界奔赴中国求和

国立大学经济专家Prof Jane Golley表示:“没有任何其他选择能够代替澳洲创造的经贸成绩。”澳洲学者对于本国经济情况颇为担心,但澳洲政府依旧仍在盲目寻求合作伙伴,拒绝同中国进行深度接触。如今澳方企业已经坐不住了,决定撇开政界奔赴中国求和。他们决议派遣特别代表团,同中国政府就目前的局势做出讨论,思考是否能够给澳方企业留有生存空间。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此项计划的成型难度依旧非常大。澳方政府不会盲目同意企业出访中国,这将会对澳洲本国政府的行政地位造成负面影响。而澳洲要想拯救商界,仍旧需要从源头政府手中寻找答案。澳洲东亚专家Dr Shiro Armstrong表示:“澳洲政府向企业告知,不能将产品卖给中国,转向卖给没有消费需求的企业,这是一种奇特的现象。”

损失惨重,澳洲商界群情激愤不再忍耐,决定撇开政界奔赴中国求和

能够看到大部分澳洲企业,曾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遵循澳洲政府的建议指导拓宽市场,减少对于中国出口市场的需求。但实际来看,澳洲企业的获利资金仍旧在下跌。咨询机构安永给出数据,2020年澳洲在娱乐行业亏损资金超过237亿澳元,高校损失利润资金数额高达38亿澳元。

此外可以看到,澳洲如今在各个行业都存在不同幅度的裁员现象,对于澳方经贸社会的影响仍在持续下去。究其根本,澳方企业和高校不断亏损,仍旧是因为政府的思路引导存在问题。澳方政府盲目相信,通过加强和印尼、印度等国的合作关系,能够维持原有行业的利润率。事实上失去中方之后,澳方根本无从下手找到体量相当的合作伙伴。

损失惨重,澳洲商界群情激愤不再忍耐,决定撇开政界奔赴中国求和

澳洲戈利教授称:“澳方政府如今最为重要的任务,应当是帮助澳方企业同中方企进行紧密沟通。”此外戈利教授也指出,澳洲总理莫里森对于澳洲本国政局已经失去掌控力。莫里森无法遏制和驾驭政府内部的鹰派代表,让澳方政府在外交局势上面临着非常不利的处境。澳方在政治外交平台上试图利用“圆滑外交”,来保持自己的地位。

损失惨重,澳洲商界群情激愤不再忍耐,决定撇开政界奔赴中国求和

显然“圆滑外交”只会让澳方处在尴尬的局面。无论是中澳关系、澳美关系,澳方政府都应当拿出更有态度的外交向公众说明立场。不过澳方政府对于学者的建议,没有表现出积极回应的态度,相反他们仍旧在延续自己消极、推脱的政治观念。

莫里森此前在公开场合演讲,表示澳方在外交关系上是“无辜的受害者”,他们的做法仅仅只是为本国谋利益。如若澳方是真有心对本国企业负责,显然他们需要拿出积极有效的处理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