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重伤去世,安全局势紧张,乍得华人紧急撤离:枪声响了一晚,酒店只剩一人,担心航空管制无法回家

凌晨1:10,身在乍得首都恩贾梅纳的通信工程师王越丝毫没有倦意,窗外偶尔传来枪声也让他不敢睡下。再过一会儿,国内公司该上班了,他要协调同事订机票,尽快撤离乍得。

王越有几个晚上没睡好了,4月18日下午五六点,他听到一阵阵枪声,枪声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四五点。当晚王越不敢入睡,一直在刷手机关注局势,听闻枪声是庆祝总统连任,悬着的心稍微安定。这一天乍得总统伊德里斯·代比·伊特诺获得连任,即将开始第六个任期。

然而,当地时间4月20日,乍得军方突然宣布,总统代比在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组织“乍得变革和协和阵线”(FACT)的战斗前线受重伤身亡,终年68岁。

代比的突然去世使得该国陷入混乱,军方宣布当地时间4月20日18点至21日5点,在全国实施宵禁,同时关闭该国陆地与空中边界。

长期以来乍得经济落后,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冲突中,民众是最弱势的一方。王越发现,自己住的酒店几乎“空了”,就剩自己一个客人。酒店的外国客人撤离首都,前往更为安全的地方。一些当地民众回到故乡,一些人则揣着行李逃亡邻国喀麦隆。喀麦隆人门杜向澎湃新闻表示,喀麦隆边境因大量乍得民众涌入,而变得紧张。

开着店铺的华人向王越透露出自己的担忧,店铺关闭让他们损失不小。忙活了一晚,王越的机票终于搞定。第二天起床,处理好工作和行程规划后,他松了一口气。

对话王越

【1】“枪声响彻整晚,几天都不敢出门”

潇湘晨报:恩贾梅纳现在大街上的治安怎么样?

王越:街上的人比以往少,偶尔会有车辆。从政府还有各个大使馆公布信息来看,非必要情况下不建议出门。中国人的餐馆、店铺,都已经关门了。大家基本不出门,因为乍得比较穷,街上还是有一些无家可归的人。

潇湘晨报:你目前住的地方还安全吗?

王越:我住的是中国人开的一个酒店,在本地算比较大的,跟国内相比较还是落后一点。

潇湘晨报:你什么时候去的乍得?

王越:3月31号来的乍得,原计划是待一两个月,但现在准备明天(4月23日)早上走。我是通信工程师,负责售前技术支持,是从摩洛哥过来的,本身在深圳总部工作,摩洛哥有业务办事处。来乍得是这边有项目,现在因为这种动荡的局势就搁置了。

潇湘晨报:这两天有出门吗?

王越:我从上周六到现在都不敢出门,上周六开始反对派从乍得的北部打过来,那个时候局势就比较动荡了。等到周天,基本上已经推进到离首都只有200-300km左右,已经很近很吓人了。上周日下午五六点开始,我们住的地方可以持续听到枪声。

不确认这个枪声是反对派打到首都来,还是有其他的情况。新闻上是说总统连任,底下官兵就是放枪来庆祝,我悬着的心稍微安定下来。

枪声持续到第二天(4月19日)凌晨四五点。白天确认是总统就已经连任,下午官方发布消息,说总统受重伤身亡,整个局势更加扑朔迷离,我们就更加不敢出门了。

紧接着有信息说反对派持续向首都推进,大使馆这边通知说不要出门。我住的酒店把门全部都锁起来了,增加安保力量,酒店跟中国大使馆仅隔一条街,总统府的话只有1km左右。我听酒店老板说调了一些宪兵来守着,相对来说还是安全的。

潇湘晨报:您这两天有听到反对派枪声吗?

王越:前总统儿子上台过后,我们这边偶尔可能会有一两声吧,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来的,但不是大规模的,如果反对派打过来肯定是大规模的。

潇湘晨报:目前能正常买到生活物资吗?

王越:酒店物资储备还是比较丰富,纸巾、水有,中国人酒店会跟本地小卖店直接打电话联系,那些人会东西送上门。

潇湘晨报:物价还是正常的?

王越:因为平时物价已经很高了,现在也不会涨到哪去。像我们平时吃的那种水果,超市买的一盒葡萄,换算成人民币150块钱一斤,还是挺贵的。

【2】当地人带着家当,逃到喀麦隆

潇湘晨报:目前这儿有疫情吗?

王越:那必然有,但基本生活物资都没办法保证,疫情对他们不是很关心,另外他们觉得乍得天气炎热比较安全,一般在四十多度。今天到了45度。

潇湘晨报:这两天你个人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王越:比较担心航空管制,没办法离开,因为周围环境变化快。前天晚上我跟在这边开店的中国人聊,他们还是比较慌,因为店铺基本上都关掉了,还是损失不少。

我们这边离喀麦隆比较近,仅隔了一条河的距离,上周天到有很多本地人携带家当,过桥跑到喀麦隆去了。

潇湘晨报:撤离乍得的事安排好了吗?

王越:我明天8:15的飞机从这边飞到喀麦隆,喀麦隆那边待个两三天,再去突尼斯。回国要到5月底。

突尼斯我们原本计划是远程技术支持,先把乍得的项目敲定,但目前这个项目基本凉了,就去突尼斯现场支持吧。肯定会有损失的,就是你原来可以挣个几千万,现在挣不了了。

潇湘晨报:整个项目团队要彻底撤离乍得?

王越:项目模式是找本地的代理运作,就我自己在这边,我们的销售先去喀麦隆了。上周六听说反动派要打过来,我就想赶紧撤离,但是没有核酸检测上不了飞机,核酸检测至少要一天的时间,得等到工作日去做。

【3】酒店“空了”

潇湘晨报:你周围撤离的华人同胞多吗?都去了哪儿?

王越:整个酒店住客就剩我自己了。3月31号我入住,还有法国人、本地有钱人住这儿,我在院子里能看到这些人。后来有一些中国石油公司员工住我这一层,最初有六七个人。还有一个观察团,是非洲的其他国家的人员组成的,观察选举过程是否合法。上周六我同事走的那天,还剩两三个人。

昨天中国石油公司的人走了,去了乍得国内的公司驻地办事处,驻地划了很大一片院子,有自己的安保人员。

潇湘晨报:您这边有看到交火吗?

王越:我没有,都没出去过。我那个代理看到大量军车,没看到正面交火,打仗谁也不敢去看。

总统重伤去世,安全局势紧张,乍得华人紧急撤离:枪声响了一晚,酒店只剩一人,担心航空管制无法回家

恩贾梅纳/资料图

潇湘晨报:您跟周围的一个当地人就有聊过,他们是更偏向于支持总统、还是反对派、武装组织?

王越:因为我所在地是首都,这边的人还是比较支持代比,因为他执政三十多年,在首都的关系还是比较牢固的。

潇湘晨报:定居在那的华人一般都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王越:有本地承建的,还有酒店行业。第三就是百货,他会把中国的商品弄到这边去卖。

潇湘晨报:你一年出国的次数多吗?

王越:我本身是在深圳总部工作,一年可能会出差几次吧,加在一起会有半年。因为疫情出来和回去也比较麻烦。

潇湘晨报:这是您第一次来乍得?没来之前您对这个国家印象怎么样?

王越:是第一次,没来之前从其他同事口中就听到很落后。来了过后发现不出所料,确实很荒芜、炎热,类似于一二十年前的中国城镇。我们住的地方旁边走路十分钟有一个比较大型的超市了,这个超市连国内城镇上的那种大的市都算不上。建设比较简陋、物资比较缺乏,很多东西买不到。首都很核心的地方是有沥青路的,其他地方的路就很差劲。

总统重伤去世,安全局势紧张,乍得华人紧急撤离:枪声响了一晚,酒店只剩一人,担心航空管制无法回家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