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种族歧视根深蒂固

美军种族歧视根深蒂固

种族歧视由来已久

目前,非洲裔人员占美陆军人数的21%、美空军现役飞行员人数的15%、美空军文职人员人数的13%……美空军2020年12月发布关于空军内部种族主义问题的调查报告显示,非洲裔与白人军人在待遇、升迁、处分等方面有显著差别,上至高级将领,下至基层军人,非洲裔普遍遭受歧视。

2020年,非洲裔指挥官查尔斯·布朗出任美空军参谋长时曾坦言,自己的成功“并不意味着自由和平等”。奥斯汀在3月21日接受采访时也称,他自1995年担任第82空降师作战军官以来障碍重重,“白人至上主义已成军中的自觉偏见”。

美锡拉丘兹大学退役军人和军人家庭研究所的一项调查显示,约1/3的现役军人表示,“亲眼目睹白人至上主义或极端主义在军中出现”。比如,军中出现纳粹十字记号、白人至上组织的纹身和三K党贴纸,还有军人之间纳粹式的敬礼等。

白人至上的种族歧视在美军由来已久,不论是20世纪80年代格伦·米勒为创造白人乌托邦而集结的“特种部队”,还是后来制造俄克拉荷马爆炸案的蒂莫西·麦克维,以及今年冲击国会骚乱者中20%为美军现役或退役人员,都凸显出白人至上主义一直存在于美军之中。

为什么种族主义会在美军长期存在?究其原因,一方面,当前美军高层仍然由白人主导,白人至上主义通常与爱国、复兴美国等绑定。另一方面,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爆发后,美军兵员需求量大增,军队为完成招募指标对种族主义一直奉行“不问、不说”政策,甚至帮助应征者掩盖其极端主义纹身。这种美式双重标准饱受外界质疑。

亚裔种族歧视再现

与广受关注的非洲裔相比,被关注更少的是亚裔,主流媒体往往对亚裔种族歧视缄默不语。近来,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在美再度爆发。

据媒体报道,今年69岁的马来西亚华裔黄先生,曾在美军服役20年,现为美国俄亥俄州社区工作人员。然而,他不论在军队服役还是在社区服务,时常遭到歧视、嘲笑。这仅仅是亚裔在美遭受种族歧视的冰山一角。

美国“制止仇恨亚太裔美国人组织”近期发布报告显示,自2020年3月19日至今年2月28日,共收到3795起各种类型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事件报告。3月21日,美国数十个城市举行集会游行,抗议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和仇恨犯罪,是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亚裔抗议游行活动。然而,标榜客观、中立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美国主流媒体对此保持集体沉默。

据统计,非洲裔约占美军总规模的9%,亚裔约占美军总规模的4.8%。在美军中,亚裔遭受种族歧视的事件同样屡见不鲜——

2011年4月2日,海军陆战队下士廖梓源因长期受到歧视和虐待,在美国驻阿富汗军营自杀。

2011年10月13日,亚裔军人陈丹妮被发现死于美军哨塔里,生前曾遭受侮辱和虐待。

近年来,美国政治限于分裂,一些政客甚至公然为白人至上主义推波助澜,美国社会种族歧视愈演愈烈。美方动辄对他国人权状况肆意抹黑,却在谈到本国人权问题时轻描淡写,充分暴露了美式民主的虚伪本质。

整顿能否真正见效

美军种族主义由来已久,此次整顿能否真正见效?这需要回答两个问题:一是国防部是真为消除种族歧视问题,还是另有所图?二是奥斯汀掌管的国防部有根治种族歧视的能力吗?

毋庸置疑,整治种族歧视历来是美“政治正确”的必备选项,而非为了真正解决问题。五角大楼新闻秘书约翰·科比3月29日指出,美军60天整顿的目标不是从军队搜集信息,而是为加强美军价值观。美众议院议员马特·盖兹则指责奥斯汀对待极端主义的审查,无非是把军队由一个有能力的机构变成一个由左翼控制的机构。

此外,尽管此次整顿主要针对白人至上主义,但奥斯汀并没有直言不讳,而是定义为范围更广的极端主义,其背后的原因不难揣测。

据称,国防部尚不清楚军队中极端主义问题的具体范围,也未掌握具体数据。几周前,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在听证会上表示,只要求指挥官抽出一天时间与在职人员交流极端主义问题,不可能在一天内完全掌握军队种族歧视的真实情况,显然军队高层在追踪问题上做得不够。

总的来看,历史上,美军反极端主义政策屡次调整:针对2009年胡德堡谋杀案,美国国防部更新了反极端主义政策,禁止军人通过电子邮件或网络发帖传播极端主义思想。2012年,国防部又对该政策作进一步补充,并首次明确禁止军人以各种形式倡导极端主义。然而,长期以来,美国在多领域肆意推行双重标准,美国防部更是从未清晰地界定什么是极端主义,因此可以预见,美军此次整顿的象征意义必大于实际效果,美军种族歧视仍将长期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