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迫劳动”?拆穿谎言!干了件大事,两新疆女孩9个月完成1.8万字调查报告

段时间以来,一些西方反华势力对于中国新疆的造谣抹黑越来越甚,例如BCI、H&M、耐克等一些国外组织及品牌无理抵制新疆棉花。

针对一些“反华学者”、“反华智库”编造的所谓“涉疆报告”,两位新疆姑娘尼罗拜尔·艾尔提陈宁完成了一项“硬核”调查研究:历时9个月,走访5家广东企业,接触474名新疆少数民族工人,并与70人访谈,最终完成一份1.8万字报告,这份报告用详实准确的内容和数据,有理有据地驳斥并拆穿了西方抹黑造谣新疆的谎言。

调研过程中发现,这些少数民族群众出疆务工均是自愿行为,他们提高了收入并开阔了眼界,各项权利都得到了充分保障。那些所谓的“强制劳动”、“再教育”等荒谬说法,在他们身上从未发生过。

事实上,劳动力转移是国家扶贫取得巨大成效的方式之一,中国政府和包括新疆群众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一道,取得了脱贫攻坚战的全面胜利,创造了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与之相反的是,一些打着“人权”旗号的组织及个人,才是真正损害新疆人民生活和发展权利的罪魁祸首。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尼罗拜尔·艾尔提(左)和陈宁

涉疆谎言

让两位新疆姑娘震惊愤慨

去年3月,“反华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发布一份名为《贩卖维吾尔族:疆外的“再教育”、强迫劳动和监控》的“报告”,其中污蔑中国政府让新疆少数民族劳动者接受“强迫劳动”,对他们进行“再教育”等。

新疆从来都不存在ASPI所宣称的这些现象,作为当地人的尼罗拜尔和陈宁这两位姑娘最为清楚。她们两位同为暨南大学传播与边疆治理研究院的特约研究员,读到那份“ASPI报告”,感到震惊和愤慨。

此后,依据这份毫无根据的“ASPI报告”,诸如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etter Cotton Initiative,BCI)这样的非政府组织无理打压新疆棉农和棉花产业,H&M等国外品牌也频频发表声明,污蔑新疆地区存在“强迫劳动”,以此为借口抵制新疆棉花。

3月9日,包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卫报》和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等西方媒体,还大肆报道所谓“首份涉疆独立报告”,扬言中国对待新疆维吾尔族人的方法,违反了《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公约》的条款。反华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正是参与发行这份“报告”的其中一员。

这一系列事件对尼罗拜尔和陈宁触动极大。从去年4月起,两人就决定亲自去寻找事情的真相。今年3月23日,暨南大学传播与边疆治理研究院发布了她们的调研报告《“强迫劳动”还是“追求美好生活”?——新疆工人内地务工情况调查》,两位新疆姑娘以丰富、详实的“硬核”证据将西方的反华谎言一一戳破。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研究报告封面

真实调研数据:

新疆少数民族从未“被强迫”

“(ASPI)这个报告主要是通过对一些卫星影像、中文文献还有媒体报道这类二手资料进行揣测和臆想,去污蔑(新疆)劳动力转移政策是针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动’。”在尼罗拜尔看来,“强迫劳动”这一指控十分严肃,在我国根本不存在,应该通过扎实的一手资料去描述和还原新疆少数民族群众在内地务工的真实情况。

而报告的另一位作者陈宁透露,她和尼罗拜尔从萌生想法到最后完稿,总共花了约9个月的时间,支撑这份1.8万字报告的素材全都是通过实地调研获得。

两人通过焦点小组访谈、深度访谈、参与式观察等研究方法,对广东省内5家聘用新疆少数民族工人的企业开展调查,其中2家正是“ASPI报告”中所提及的企业。参与具体访谈的包括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等在内的新疆少数民族务工人员共计70人,可谓十分细致全面。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研究报告作者与新疆少数民族工人进行焦点小组访谈 图自报告

ASPI诬称,新疆少数民族群众在内地务工并非是出于个人的自由选择,而是在被逼迫、受威胁之下进行的“强迫劳动”。可事实却是,根本没有人“被强迫”,他们外出务工全是自愿的。

调查数据显示,这些工人选择来内地务工的原因有:高收入吸引(36%),家人朋友介绍(24%),自然及社会环境吸引(15%),教育资源吸引(13%),学习语言和技能(8%),期望能够开阔眼界(5%)。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新疆少数民族工人在广东省企业务工各类原因占比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受访新疆工人亲述 截图自报告

“人口学中的推拉理论认为,在市场经济和人口自由流动的情况下,人口迁移的原因是人们可以通过搬迁改善生活条件。于是,在流入地中那些使生活条件改善的因素就成了拉力,而流出地中那些不利的社会经济条件就成了推力,这两种力量共同作用于人口迁移。”报告指出,对新疆少数民族务工者来说,高收入是吸引他们到内地企业务工的最主要因素。

外出务工让新疆群众摆脱贫困

体验美好生活

令人愤慨的是,除了凭空捏造“强迫劳动”等谎言之外,BCI、BBC等西方组织和媒体,甚至还用此类内容污蔑在新疆地区开展的脱贫攻坚工作。

尼罗拜尔和陈宁通过对5家企业的474名新疆少数民族工人调研发现,他们在内地企业的人均年收入为55110元(以11个月计算,新疆籍工人每年有一个月探亲假),即便是工资最低的新疆少数民族厨师的年收入也可达到38500元。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新疆少数民族工人在广东省企业工资收入情况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截图自报告

《2019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新疆全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103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4664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3122元。

很明显,通过外出务工,这些在广东的新疆少数民族工人的收入得到了很大地提高,甚至远超家乡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在广东省务工的新疆少数民族工人收入与新疆居民收入对比

“在这些企业务工的少数民族工人告诉我们,出疆务工的经历对他们来说有很多积极的影响,比如提高了家庭的经济收入,在自己的家乡新疆购置了更好的住房,改变了他们过去贫穷的状态,也为子女提供了很好的教育环境。”尼罗拜尔说道。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研究报告作者尼罗拜尔·艾尔提 视频截图

陈宁则用一个新疆小女孩的经历,有力回击了西方势力的谎言。“我碰到一个新疆女孩,差不多20岁出头,她随身都带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的是工作相关的技术技能的一些笔记。”陈宁称,小女孩对工作抱有极大热情,未来还想学习外语等更多知识技能。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研究报告作者陈宁 视频截图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受访新疆工人亲述 截图自报告

这样的工作环境

何来“强迫劳动”?

这样的工作机会,既能提高收入,又能开阔眼界,自然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出疆务工。而除了这些,内地优质的工作环境同样让新疆少数民族工人倍感温馨。

尼罗拜尔和陈宁的调研报告显示,在内地务工的新疆少数民族工人每天正常的工作时间大多为8个小时(部分技术类岗位工作时间更短),分为白班和夜班两个班次,在企业订单较多时会在法律规定范围内有额外的加班,除了加班和夜班有额外的工资和补贴,技术类岗位也有绩效工资。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受访新疆工人亲述 截图自报告

调研中涉及的5家企业都为新疆少数民族工人免费提供集体宿舍,一般为2-4人/间,宿舍配有独立卫生间和浴室,也装有空调、全自动洗衣机等常用家电;针对夫妻,企业会优先给新疆少数民族工人提供免费或廉价(100元/月)的夫妻房。也有一些工人选择在工厂附近租房居住(300-400元/月)。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截图自报告

在休假方面,内地企业的政策同样十分人性化。除了享有每周1-2天的休息日和国家法定节假日之外,考虑到新疆少数民族工人返乡路程远,报告调研的5家企业每年还会给他们放30天的探亲假,按期返回的工人可享受由企业提供的全额补贴,其中4家企业报销往返交通中的火车卧铺车票,1家企业可报销机票。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受访新疆工人亲述 截图自报告

可以看出,新疆少数民族群众出疆务工完全是自主选择;平等就业、劳动报酬、节假日休假、休息日休假等劳动权利都得到了充分保障;饮食习惯、子女教育、探亲休假和往返交通等方面得到了更多照顾。

两位新疆姑娘,干了件大事

研究报告作者与带着一家5口人来广东打工的新疆柯尔克孜族工人(中间男子)在车间访谈 图自报告

因此,两位新疆姑娘的报告得出结论:新疆少数民族群众在内地企业务工的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存在“ASPI报告”中所提出的“再教育“、“强迫劳动”和“监视”。而一些国家以所谓“强迫劳动”为借口对这些雇佣新疆少数民族工人的企业进行制裁,实际上是打着“人权”的旗号损害新疆各族人民正常工作的权利。

值得注意的是,尼罗拜尔和陈宁发表报告的同时,正值近期BCI和H&M等品牌“抵制新疆棉花”事件不断发酵之际,这份报告也因此获得了更多关注。

“作为一个新疆人,我从小就知道新疆的重要产业是一‘黑’一‘白’,黑就是石油,白就是棉花。”陈宁表示,棉花对于新疆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产业,那里的棉花质量很好,如果新疆的棉花产业遭到抵制,是非常不理性的一件事情。

“我看到H&M和像耐克一些其他的(品牌)发出声明的时候,真是气得一晚上没睡着觉。因为我的家乡也是一个产棉花的地方,西方这些媒体、机构或是有这种想法的人,我觉得他们应该到新疆去看看,去看看真实的情况,然后再去做出判断。”尼罗拜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