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记者乱造假新闻,德学者胡编研究报告,对新疆的歪操作,底牌被这美国人说漏了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刘潇

有个说法,吵架时候不管有理没理,说得“理直气壮”好像就能吵赢。在围绕新疆棉花生产抛出所谓“强迫劳动”的谎言时,一些西方政客、学者和媒体人就很是精通这一套。

一个个弥天大谎,罗织成新疆棉花的莫须有“罪名”。一个名为BCI的非营利机构打着“提倡体面劳动”的幌子,以所谓生产中存在“强迫劳动”的借口封杀新疆棉花,停止在新疆地区发放许可证。H&M等西方知名品牌又以BCI的决定为由,宣布“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原材料”。

一系列打着“人权”幌子的恶劣操作,损害的是新疆的民生,真正的矛头所指则是中国的繁荣和稳定。

当这台拙劣的戏按照反华势力策划的脚本一幕幕上演时,历史也把一个个丑角的表演记录在案。

图片

·采访世卫组织驻华代表的沙磊

“创作”假新闻的英国记者

新闻以真实为生命,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却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与真实无缘。

3月初,沙磊发了一条推文,煞有介事地说:“如果你想知道过去几年间在新疆发生了什么,请在接下来的14分钟里看一下2017年中国国营媒体的这一报道。据我们所知,这报道至今未被外界注意到。”

这段被沙磊链接到推文里的“内幕”是什么呢?原来是他剪辑的央视2017年走基层系列报道《皮山姑娘要远行》。报道讲述的是安徽省援疆指挥部及安徽、新疆两地政府启动的“千人赴皖务工计划”。

当时,央视记者采访了一位叫布再娜普的姑娘,她想外出打工、又舍不得离开家乡。她的落泪场面被沙磊掐头去尾,配上英文字幕,解释成“中国强迫新疆少数民族参加劳动”。

实际上,央视当年就播放了维吾尔族务工人员在淮北的幸福生活。两年后,央视记者又跟随已经适应新环境的布再娜普回新疆过春节,记录了她和家人团聚的欢乐场面。但这些内容根本不会出现在沙磊的节目里。

沙磊这种操作,先不说激怒中国人,也分明是在愚弄西方读者,为新闻同行所不齿。而且,这并非他第一次“创作”假新闻。他在新疆还搞过“碰瓷式采访”。

2020年12月,BBC播放了他的又一大作,声称新疆有“许多工厂”出现在所谓“再教育营”的围墙内,还配发了一张卫星图片,说这是“工厂和营地合并成一个大型工厂综合体”。

这个所谓的“综合体”其实是库车石榴籽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普通工厂。沙磊渲染自己“多次被警察、当地官员阻止拍摄”,还把自己因为擅自拍摄公司内部情况而被公司安保负责人阻止的场面说成是“遭到不同身份的官员阻拦”。

在新冠肺炎疫情报道上,沙磊也糟点满满。

2021年初,沙磊飞往武汉,在街头采访。他宣称武汉“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开始的地方”,然后又到处找人询问:“病毒从哪里来?”镜头中,有武汉市民回答,“这个病毒是从其他国家来到这里的”“它来自美国”。

沙磊随后点评,“一种非凡的全新叙事站稳了脚跟”。这显示出他歪曲事实、误导观众的高超“手艺”。

图片

政客和学者的拙劣表演

在涉疆问题上,还有一个政客、一个学者的表演尤其拙劣。

这个政客是欧洲议会议员彼蒂科菲尔。在因严重损害中方主权和利益、恶意传播谎言和虚假信息而遭中国制裁的欧方10名人员和4个实体中,第一名就是此君。

据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介绍,彼蒂科菲尔原是德国左派,早年研究过马列主义,号称读过毛选,动不动引用毛主席语录“教育”中国人。实际上,此人对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都是一知半解。后来,他被美国和北约利用,成了反华急先锋。

近年来,彼蒂科菲尔在很多事情上都咬住中国,几乎逢华必反。他多次无端攻击中国的新疆政策,并鼓动对中国官员的制裁。

彼蒂科菲尔在涉港、涉台问题上也兴风作浪。2019年,他在欧洲议会会见乱港分子黄之锋;2020年,他作为欧洲议会“对华关系代表团”团长发表声明,支持捷克参议院议长访问台湾。

彼蒂科菲尔还是打压华为的先锋。2020年10月,以他为首的40多名欧洲议会议员联合致信欧盟电信部长等高官,要求抵制华为、中兴等中国通讯企业。前段时间,他又在欧洲议会内反对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把欧盟自身利益置于不顾。

而“表现突出”、同遭制裁的那位学者,也是德国人,中文名郑国恩。他是美国极右翼组织“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也是美国反华研究机构骨干,还是宗教极端狂热分子。据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揭露,美国政府散布、部分外媒跟风炒作的中国政府对新疆少数民族进行“种族灭绝”等谣言,就出自郑国恩的涉疆虚假报告。

图片

·狂热反华分子郑国恩

郑国恩炮制出新疆妇女被“强制节育”等故事,甚至说“新疆妇女每人每天都要接受4到8次节育器放置手术”,这显然不符合常识。听到其胡说八道后,喀什女性古丽波斯坦·如孜说,自己生了3个孩子,村里也从来没有听说谁被“强制绝育”了。维吾尔族有句谚语:“向上抛石头,留心自己的头”。她警告郑国恩“不要再当睁眼瞎,小心石头会砸中你的脑袋”。

郑国恩任教于欧洲文化与神学院,这所神学院位于一个小镇上,甚至并未被德国官方大学名录收录,只注册为公益性质的有限责任公司。可以这样认为,这就是一个不被学术界承认的野鸡大学。学校号称与美国哥伦比亚国际大学联合办学,普通人总以为这是指纽约的常春藤名校哥伦比亚大学,实际上是一所位于南卡罗莱纳州、全美排名1000名以外的不入流大学。但是,西方媒体说起这位“新疆专家”,总是把他的学术背景模糊处理了。而他担任高级研究员的那个“基金会”,是美国政府于1983年建立的,与中央情报局关系密切。

郑国恩所有的“研究”都是“目的先行”。他搞的涉疆研究,资料要么是来自一家与恐怖组织“东伊运”关系密切的电视台,要么是来自美国官方进行宣传战的一家官办电台。但他的“研究”无论多么“脑残”,一些西方媒体都照收不误。

图片

闹剧背后的黑手

这次,一些西方媒体和企业拿新疆棉花说事,摆出反对“强迫劳动”的腔调,仿佛自己成了“圣人”。其实要说“血汗工厂”,这些西方企业的丑闻才货真价实。

图片

·车间里的南亚工人

声称要“抵制新疆棉花”的H&M,直到2018年还被曝出相关丑闻。在孟加拉国、柬埔寨、印度、印度尼西亚和斯里兰卡等发展中国家,为H&M加工产品的代工厂存在虐待女工现象。难以数计的女工为了养家糊口,在工厂里忍气吞声、埋头卖命,而辱骂、虐待、性侵已成为日常。印度班加罗尔H&M的女工说,她因工资纠纷被管理人员揪住头发暴打,被骂“婊子”。此前,英国《卫报》还报道了H&M在缅甸雇用童工的恶劣行径。这些孩子被迫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

自己的人权记录如此恶劣,怎么会有脸传播谎言、大言不惭地指责新疆?

这一风波的真正根源,不是什么强迫劳动问题,也不是一些企业要“扮演圣人”那么简单,而是针对中国的一场政治阴谋。

“中国新疆有两千万维吾尔族人,如果中情局能利用好他们,并想破坏中国的稳定,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动荡,煽动维吾尔族从内部搞乱中国。”

3月2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招待会开始时,播放了这么一段视频。一个大腹便便的光头男子正大谈特谈美国战略,明晃晃地亮着阴谋。这段视频拍摄于2018年8月的罗恩·保罗和平与繁荣研究所举办的论坛,男子是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的幕僚长、陆军退伍上校威尔克森。

图片

·华春莹在记者招待会上播放威尔克森的视频

放过视频后,记者招待会上的某些西方记者哑然。

威尔克森何出此言?作为前国务卿鲍威尔的幕僚长,起草文件、筹谋划策是威尔克森的日常工作,他熟稔如何包装一个话题,让它成为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然后发动一场战争,最后告诉全世界这是一场“正义”的战争。

图片

·威尔克森上校

2018年,他在《纽约时报》上撰文:“我帮助兜售了那场错误的战争。”他指的是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彼时,国务卿鲍威尔正拿着一小瓶白色粉末在联合国安理会上作证,声称这小小试剂瓶里的白色粉末就是“炭疽”,能造成几万人死亡。

图片

·威尔克森在《纽约时报》撰文:我帮助兜售了一场错误的战争。现在历史又重演了。

前有白色“洗衣粉”,后有白色新疆棉花。威尔克森上校当年为鲍威尔起草的“战争檄文”,直接推动了美国陷入战争泥潭。如今的一系列操作,又在以莫须有的罪名抹黑中国。如此“司马昭之心”,谁能不知?

图片

·2003年,在安理会上手持“炭疽”的美国务卿鲍威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