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军官兵没带钢盔护具?前去协商却被印度预谋暴力伏击

西瓜前天发布了一篇文章,内容是粗暴对待祁团长的印度黄种人是什么来头?印军不拿大头兵当人看? 挖掘了一下那个去年6月加勒万河谷冲突第一个粗暴推搡祁团长的印度那加族上尉索巴·曼宁巴。关于这个上尉的问题我们就不再多说,侥幸捡了一条命后在印度国内被捧成了“英雄”,2021年1月26日的印度共和国日上被授予塞纳奖章(战时英勇奖章),而且还是由印度总理莫迪授予。

为什么我军官兵没带钢盔护具?前去协商却被印度预谋暴力伏击

但是仔细观察这张图发现一个问题,也是那篇文章发表初期很多朋友在留言中提出的疑问:为什么印度军队都带着钢盔而我军官兵却没有?难道是没有配发吗?

为什么我军官兵没带钢盔护具?前去协商却被印度预谋暴力伏击

其实仔细看一下这段时间的新闻就明白了:

某边防团团长祁发宝本着谈判解决问题的诚意,仅带几名官兵前出交涉,却遭对方蓄谋暴力攻击。

这个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我军官兵压根就不是抱着以暴力解决问题的心去的,而是希望以和平方式协商问题。所以才出现了没有戴护具,也没有太多人跟着的情况。从下面图2中就能发现我军增援官兵都是全副武装上去的。这样这个问题其实就很明了了。

为什么我军官兵没带钢盔护具?前去协商却被印度预谋暴力伏击

为什么我军官兵没带钢盔护具?前去协商却被印度预谋暴力伏击

为什么要双方谈判?我们回顾一下这个事情的始末:事情追溯到2020年4月,印度单方面违反协定在在什约克河搭建简易桥梁,印军第三步兵师越线进入加勒万河谷试图对该地区进行控制;6月15日17时左右,印军比哈尔联队16营再次违规越境拆除双方军人会晤使用的帐篷。驻扎该地的中方某边防团以团长祁发宝带领十余名官兵前往就此事进行交涉。结果印军在营长巴布上校率领下有计划性地在附近河滩、浅水处埋伏大量全副武装的该营军人,在中方谈判人员出现后突然发起袭击。所以这就造成了冲突初期中印双方人数有巨大差异。

为什么我军官兵没带钢盔护具?前去协商却被印度预谋暴力伏击

冲突初期造成祁发宝团长头部重伤,营长陈红军,战士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牺牲。随后中方约70名全副武装的官兵前去增援,但此时中印双方仍然有较大人数差距,大约中方2个排对阵印方一个营,70人对阵600人。

为什么我军官兵没带钢盔护具?前去协商却被印度预谋暴力伏击

虽然印军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却没有什么好结果。比哈尔联队16营以勇猛著称,在人数是中方近9倍的情况下仍然被打死20-30人、被俘近50人,受伤总人数约100人,损失约一个连的战斗单位,营长巴布上校在撤退中死亡。而这个“人上人”的高阶级军官一手策划了此次暴力伏击事件,不仅没有占到便宜,反而把自己的命丢了。他的爸爸是印度国家银行的退休高管,而他自己从军15年已经官至上校,营长只是补充履历为以后晋升少将做准备,结果命丧加勒万河谷。话说阶级性极强的印度军队中有些人是“人上人”,那些底层的士兵却连人都不算,不仅没有晋升的可能性,而且连基本的福利待遇都没有。

为什么我军官兵没带钢盔护具?前去协商却被印度预谋暴力伏击

话说回来,中国人一直以来待人接事都是“仁”、“义”。对于那些朋友我们以礼相待,但对于有些“人”根本没有必要去给他们好脸看,该保护自己也要保护自己,该动手就要动手。

为什么我军官兵没带钢盔护具?前去协商却被印度预谋暴力伏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