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面临重大选择问题!中美关系是走向缓和还是再次剑拔弩张呢?

拜登政府面临重大选择问题!中美关系是走向缓和还是再次剑拔弩张呢?

2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应约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电话。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来中美高层领导人的首次通话,展现出两国都试图早日走出中美关系低谷、推动双边关系稳步健康发展的积极愿望。

正如杨洁篪委员在通话中所说,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关键时刻。美国前政府出于狭隘的意识形态偏见与冷战思维,推行一系列对华强硬措施,不仅未能实现与中国“脱钩”,反而对双边经贸、科技、人文、社会等领域的合作与交流造成巨大破坏。美方部分涉疆、涉藏、涉港言行严重违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直接挑战中美建交的政治基础,并违背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

应当说,一段时期以来中美关系的困难局面是美方一手造成的,中方对美方举动做出有理有利有节的反制,完全是出于维护自身国家利益的考虑。因此,中美双方应当借助拜登新政府上任之机,消除美国前政府强行“植入”中美关系的消极因素和影响,改善发展中美关系的氛围,尽快实现双边关系的转圜。

拜登政府面临重大选择问题!中美关系是走向缓和还是再次剑拔弩张呢?

从美方近期表态来看,竞争与合作并存将是未来四年中美关系的常态。2月4日,拜登在美国国务院发表就职后的首次对外政策演讲,基本上沿袭前政府的国家安全威胁评估,将中国定义为“对手与竞争者”,但表示在符合美国利益、可推进美国人安全的领域,将接触中国。

拜登还表示,在保证美国经济利益及知识产权等受到充分保护的前提下,已准备好与中国加强合作。他还提出对华竞争的四种方式,即首先要将自己国内的事办好,要与盟友和伙伴协作,要重续美国在国际机制中的角色,以及重建美国的可信度与“道德权威”。2月7日,拜登在接受采访时再次表示,中美需要的不是对抗,但预计会有非常激烈的竞争;他不会延续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而会专注于国际规则。

从美中两国的表态来看,双方重启合作存在巨大空间,而最可能的领域是气候变化。1月27日,美国新任国务卿布林肯在首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华关系是当前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最为重要的关系;尽管近期中美关系中的竞争对抗性加强,但依然将在包括气候变化等共同关注的领域保持合作。

拜登政府面临重大选择问题!中美关系是走向缓和还是再次剑拔弩张呢?

2月6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同样表示,为应对气候变化这一挑战,中美必须在国际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中方欢迎美国为重新加入相关合作而采取的任何行动,比如重返《巴黎气候协定》、参与国际多边合作等。

当然,两国也不约而同地表示,不会用气候变化合作“交易”双边关系的其他问题。如美国新任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早先曾在白宫通报中说,中美之间任何问题的解决都不会以气候问题的进展来交换。崔天凯大使也表示,不应该拿气候变化问题与中美关系的其他问题来置换,因为应对气候变化符合包括中美两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

除气候变化领域外,合作应对新冠疫情也符合中美共同利益。正如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伊恩·布雷默近期所言,新冠疫情加速了人们对国内和国际机构的不信任,世界并未因疫情而团结,反而变得更加分裂;要解决全球性问题,就必须采取全球性措施。疫情暴发以来,各国各自为政,在抗疫病毒、疫苗研发与分配等问题上缺乏协调,实际上置“全球村”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当前,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已发起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全球180余个国家和地区加入,中国已向30余国提供疫苗援助,但美国与俄罗斯却尚未加入。因此,为实现全球疫苗分配的公平与团结、早日结束疫情的全球性蔓延,包括美、俄在内的大国应当有所作为、积极合作。

此外,中美还应通过对话解决经贸纠纷,共同推动世界经济平稳复苏。对拜登政府而言,应对疫情和恢复经济是未来两年衡量其执政成功与否的关键指标,而继续四面出击的“贸易战”和挥舞“制裁大棒”只会延缓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的步伐。当务之急,中美两国应尽快恢复磋商、结束特朗普对华施加的不合理的贸易限制和制裁措施,从而稳定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为世界经济复苏做出两大经济体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