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智库:英国拒绝国际法庭关于迪戈加西亚岛归属的裁决

上个月,国际海洋法特别法庭就毛里求斯和马尔代夫之间的海洋边界争端作出的决定,反映了国际法庭在解决印度洋国家间争端两个维度的问题。首先,它代表了毛里求斯在收回查戈斯群岛的努力中最新的司法胜利。第二,更广泛地说,它反映了以司法方式解决印度洋国际海洋边界争端的新趋势。

2019年,毛里求斯对马尔代夫提起诉讼,要求划定查戈斯群岛和马尔代夫最南端环礁之间的海洋边界。此案再次将查戈斯群岛主权问题置于全世界的关注之下,因为只有查戈斯群岛属于毛里求斯,马尔代夫和毛里求斯的海洋主权主张才会产生重叠。

英国在查戈斯群岛独立时将其与毛里求斯分割,并承诺在英国不再需要查戈斯群岛时将其归还毛里求斯。查戈斯群岛最大的岛屿迪戈加西亚后来租给美国作为军事基地使用。

2019年,国际法庭(ICJ)发布了一个建议性的意见,从法律意义而言,毛里求斯的去殖民化(查戈斯群岛的被英国占领)尚未完成,同时英国有义务尽快结束其对岛屿的管辖。但是,英国不顾国际法庭的意见,仍然坚持对查戈斯群岛拥有主权

毛里求斯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强制争端解决程序对马尔代夫提起诉讼,以确定其海洋边界。这使条约各方可以诉诸仲裁或裁决来解决有关其解释或适用的争端。

然而,马尔代夫辩称,特别法庭没有权力审理争端,因为它没有权力裁决查戈斯群岛的主权争端。特别法庭确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诉讼程序无法解决领土主权争端。问题只涉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海洋问题,不涉及领土主权问题。

相反,毛里求斯辩称,在特别法庭面前不存在领土争端,因为国际法庭的建议性意见已经确定,查戈斯群岛是毛里求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毛里求斯来说,这一问题已经得到了有利于它的解决。毛里求斯辩称,尽管国际法庭的意见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其裁决“并非缺乏法律效力”。

特别法庭同意“毛里求斯的非殖民化和主权,包括查戈斯群岛,是密不可分的”。虽然国际法庭以前曾谨慎地试图否认它正在裁决英国与毛里求斯之间的任何领土主权争端,但特别法庭更愿意承认该意见将对主权产生“明确的”和“相当大的影响”。由于特别法庭接受毛里求斯而非英国,对查戈斯群岛主张权利,因此马尔代夫对这一问题的反对意见被驳回。

通过采取这种办法,特别法庭有效地将一项不具约束力的意见转变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决定,尽管只对毛里求斯和马尔代夫有约束力,而对英国没有约束力。

毛里求斯所采取的诉讼战略已取得成果,确保一项本不应解决双边领土主权问题的咨询意见真正具有法律效力。

此案将继续进行,做出马尔代夫和毛里求斯之间海洋边界的决定,尽管可能在两年内不会最终完成。

 

毛里求斯和马尔代夫并不是唯一一个在国际法庭上悬而未决的印度洋海洋边界争端。2014年,索马里对肯尼亚提起诉讼,理由是每个国家都在法院管辖之前接受了该裁决,而不是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关于边界划定的公开听证会将于下月举行。

目前国际法庭介入印度洋海域划界问题并不新鲜。孟加拉国于2010年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提起诉讼,以解决与印度和缅甸在孟加拉湾的海洋边界争端,并导致两项划界各自海域的裁决。

虽然海洋边界最常见的解决方式是由国家之间进行双边谈判,但值得注意的是,印度洋沿岸国家在这些讨论没有结果时,往往愿意强制使用裁决或仲裁。有当事国是《国际海洋法公约》缔约国,或者同意国际法庭的管辖权,才有可能诉诸国际法庭。除4个印度洋国家外,其他印度洋国家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因此该地区许多未决的海洋边界争端的司法解决仍有相当大的潜力。

然而,即使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也可以选择将海洋边界争端的解决排除在强制仲裁或裁决之外。澳大利亚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当一个国家这样做的时候,可能会采取强制和解的方式,就像东帝汶在2016年对澳大利亚进行和解并签订《海洋边界条约》那样。

虽然各国并不总是热衷于将彼此的争端诉诸于第三方的法律裁决,但是经验表明,那样做不仅仅可以达成和平的决议,而且国际诉讼的潜在效用可以进一步达成其他政治议程——在本个案中,达成了有关毛里求斯拥有查戈斯主权的将得到进一步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