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会有所转变吗?答案“呼之欲出”

拜登上台已经半个月了,英国首相约翰逊、德国总理默克尔、日本首相菅义伟、俄罗斯总统普京等大国领导都接到了他的问候电话,唯独中国的领导人还未与其通电话,这个事情显得非常微妙,非常得小心翼翼。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决定着世界政治秩序的走向,中美领导人何时说,怎么说,说什么,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会有所转变吗?答案“呼之欲出”

拜登政府未来会对中国持什么样的态度,中美关系未来将走向何方,一直是世界各国最为关注的问题,中美关系事关中国前途,自然中国人更为关注。通过研判拜登政府新上任的各位高官对华言论,根据他们的言论进行综合分析,去粗取精,分辨真假,目前就可以得出一个较为清晰的、肯定的答案:未来的中美,竞争将成为主流,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所谓的中美“夫妻”关系了,那种所谓的“蜜月”时代,实际上只是部分中国人的一厢情愿。

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会有所转变吗?答案“呼之欲出”

正如“大汉奸”余茂春所说:不管谁当总统,特朗普对华政策理念不可逆转。拜登政府虽然逆袭了许多特朗普政策,上台伊始连发十七条行政命令,但在对华关系上,民主党却与共和党几乎是一脉相承、保持一致的,那就是高压与遏制。与特朗普简单粗暴地遏制相比,拜登政府对华遏制改变了方式、方法。在对华的态度上,拜登已经放了“响炮仗”:虽然在气候等利益交汇问题上中美将保持合作,但“高压与强硬”必将成为新一届政府对华政策关键词。

从拜登的这句话分析,首先可以确定的是,中美不会“断交”,因为中美在气候等利益交汇问题上还要保持合作。在这一点上,中美关系比特朗普时代有了些许进步,要知道在气候问题上,特朗普是退出了《巴黎协定》的,他的决定伤害了全世界,包括美国人民,将自己变成了孤家寡人。拜登上台后第一天就果断重新申请加入《巴黎协定》,并表示与中国在气候问题上“有限”合作,这意味着美国与中国关系不会继续恶化,要知道特朗普时代双方已经互撤领事馆,美高官敢于访问台湾,再恶化就到“断交”边缘了。拜登政府在气候问题上的表态,其实也是一个试探,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奈德·普莱斯在台湾问题上的表态,几乎是在向中国“示好”了,普莱斯重申美国支持一个中国政策的立场没有改变,给“台独”分子们泼了一盆凉水。指望美国用武力支持“台湾独立”,至少在拜登这四年是不可能的。

虽然中美不会断交,但美国对中国的高压遏制将成为常态,我们应当做好心理准备。美国新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表示:中国毫无疑问比起其他国家构成美国最大的挑战,但这是一个复杂的挑战,这种关系有对抗的一面,当然也有竞争的一面,同时还有合作的一面。但不论美国是在处理美中关系的任何一面,都必须能够从一个强势,而不是弱势的立场来对待中国。美国的国务卿相当于中国的国务院总理,他的表态代表了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态度,也代表了拜登总统对中国的态度。未来的美国,不管与中国对抗还是合作,美国都是强势一方,这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理念只是换了一个说法,也是一种霸权思维,没有站在国与国之间平等的角度。这种思维,与我国提出的“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五项外交基本原则是截然不同的,但布林肯表态是公开的,就像一个流氓头子对普通人对话:我就欺负你了怎么的?其丛林法则心态一展无遗。

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会有所转变吗?答案“呼之欲出”

在军事领域,美国对中国的遏制也将成常态化,拜登时代与特朗普时代没有什么不同。我们看到拜登刚一上台,美国罗斯福号航母就到了中国的南海大秀肌肉。并且,美国与中国在军事领域上的竞争已被其战略司令部上升到“核战”的高度。我们知道,美国是世界上军事力量最强大的国家,没有哪个国家敢跟美国叫板。美国有十一艘航空母舰,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美国每年有7000多亿美元的军费,超过了多个国家的总和;美国在海外有374个军事基地,遍布140多个国家,是名副其实的世界警察。这么强大的军事力量,美国仍然感受到来自中国、俄罗斯的威胁,动不动叫嚣“核战”。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查尔斯·理查德判断:中俄已开始以冷战高峰期以来从未见过的方式积极挑战国际规范,有一种现实的可能性是,如果俄罗斯与中国认为非核(武器)的损失会威胁到其政权或国家安全,那么与他们的冲突很有可能迅速升级为核冲突。美军必须将其主要假设从投放核武器是不可能的转变为投放核武器是一种非常现实的可能,并采取行动应对和阻止这一现实的发生。

从理查德的表态看,世界仍然面临着“核战”危险,战略误判会让大国之间失去理性。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会有所转变吗?答案“呼之欲出”

与特朗普频繁退群,不惜得罪盟友,与中国单挑,发起贸易战来挑战中国的“独虎”战略不同的是,拜登政府反其道而行之,采取频繁加群,联系盟友,说服盟友共同制定对华战略,统一步调的“群狼”战略遏制中国。实际上,拜登政府发起的也是“新冷战”。白宫发言人珍·普萨基的发言,代表了拜登发起的新“冷战”思维态度,她说:“过去几年美国看到的是, 中国在国外变得更加自信,北京正对美国的安全、繁荣、价值观构成挑战,这要求美国采取新的措施。”,“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时,我们正从一种有耐心的态度开始,这意味着我们将与盟友、民主党人、共和党人进行磋商,将允许跨部门审查和评估该如何推进中美关系。”,“美国的盟友及伙伴是应对各种挑战的“力量增倍器”,作为第一步,我们想要确保我们与这些盟友保持步调一致,然后,可以预期在多个领域上将会与中国进行接触。”,拜登试图从与特朗普的两党斗争脱出身来,说服民主党与共和党以及欧洲盟友们团结一致,他将中国当成两党及欧洲盟友共同的“假想敌”,孤立中国的野心昭然若揭。

然而,孤立中国只是拜登政府的一厢情愿,遏制中国可能延缓中国的进步,但也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注定是不会成功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坚决拒绝了拜登政府要求的“选边站”,得到法国、英国等国家响应,给了拜登当头一棒。特朗普另立“中央”,成立“前总统办公室”,给“团结的美国”釜底抽薪。并且,中美两国现在经贸关系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法彻底脱离关系了。即使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低到冰点时刻,双方的经贸往来也突破了5000亿美元大关。正如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反思的:“中国带来的挑战与中国的崛起有关,也离不开我们自己造成的弱点”。美国的“民主”有自己克服不了的制度弱点,制约着其进一步发展。目前美国的新冠疫情早已到了失控的地步,以举国之力遏制每天增长的新冠感染人数及死亡人数应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2020年世界遭遇新冠疫情,极大地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2021年将是2020年斗争的继续。新冠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世界经济形势下滑应由全世界各国共同面对。一切在中美两国人民之间散布敌意,试图将中美关系推向对抗冲突的势力都是不负责任的。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所说:过去几年,特朗普政府犯下了方向性的错误,将中国视为战略性竞争对手,甚至是威胁,这不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拜登政府只有改变冷战思维,接受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与世界人民一道同仇敌忾对付新冠病毒,挽救美国人民于水火之灾,才会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内部混乱不堪、外面频繁树敌的美国,怎么能够依靠打压“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而强大呢?中国有一句俗话:武大郎开店,这个店注定是开不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