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卡在美国左右不讨好,政治花瓶角色坐定了,但在中国有市场

伊万卡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幻想成为美国第一位美国总统,既是她和犹太裔丈夫库什纳的公共政治目标,也是特朗普多年来夸夸其谈,给第一女儿太多的偏心和疼爱,造成了她是“特朗普的政治遗产继承者“的错觉。其实,无论从任何一个民调或美国政治分析都可得知,特朗普家族里真正的政治继承人,应该是小唐纳德·特朗普。如果现在宣布举行2024年总统大选,小唐纳德在共和党选民支持率的排名,仅仅处于特朗普和彭斯之后。

伊万卡和库什纳的民主党基因,确定了他们是左右不讨好的“中间人”角色。他们的确放风说,计划出席当选总统拜登的就职典礼,可想而知,这可能让特朗普下不了台。但他们长居纽约,在特朗普正式参政前,这对夫妇一直是民主党人,无论房产投资还是时尚圈事业都与民主党群体密不可分。伊万卡也公开表示,她于2018年10月22日正式由民主党人转为共和党人,从而使她能够在纽约的共和党初选中票投给父亲。虽然伊万卡一再重申,“我是一个自豪的特朗普共和党人。”但是共和党选民不会认可她这个“纽约客”,而纽约自由派的时尚圈也不会待见这个打上特朗普第一女儿身份烙印的“外来人”。

当特朗普在2016年难以置信地当选总统时,伊万卡和贾里德 · 库什纳,迅速入阁白宫,一方面是特朗普对于大女儿的偏爱,另一方面,库什纳来自犹太人家族,在美国的政商两界有着宽广的人脉 ,也深得特朗普信任。但伊万卡作为特朗普成员,同样有自大型妄想的举止,尤其在多次陪同特朗普参加G20峰会上,伊万卡行为举止,过于身份托大,逾越官方利益,惹来不少争议,多次被舆论指责“粗鲁无礼”。所以,无论美国自由派还是保守派舆论,其实都不看好伊万卡的从政道路。

当然,在国会暴乱之后,尽管伊万卡试图跟特朗普的“煽动暴乱”角色拉远距离,努力控制损失,因此决定删除她称暴力团伙为“美国爱国者”的推文,计划参加1月20日拜登的就职典礼,以“挽救她的名誉”和“有前途的政治生涯”,但是事实上,她受到一万点暴击的伤害。特朗普斥责说,“她甚至想和那些试图扳倒他的骗子打交道,这是一种侮辱,她出现在就职典礼上会让她失去成千上万的支持者,这将是她做过的最糟糕的决定。”

大致可以推断,拜登团队也不会邀请她出席就职典礼,一方面是国会大厦袭击案后,安保加强,就职仪式规模大大缩减;另一方面,谁也不知道特朗普仍然会有疯狂举止,或是宣布参选之类的噱头抢夺风头,如果邀请被弹劾总统的第一女儿,可能喧宾夺主,因此后备名单也不会出现伊万卡名字。

伊万卡在美国政坛还有没有希望?特朗普当然希望自己儿女能继承政治遗产,但小唐纳德的人气远超伊万卡,她只能是配角。鉴于她在中国的人气远远高于美国,而且有说一口流利中文的小朋友,也许她和库什纳在中美关系或中美商贸,仍然可能有所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