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小医院被新冠患者淹没,医护崩溃:“别死了!我受不了了!”

据美国媒体报道,随着美国新冠疫情再次严重,美国各个医疗机构均人满为患,不少新冠病毒患者挤在走廊、临时重症监护室病床,甚至是儿科病房等待治疗,但是不少医生和护士表示,他们已经受够了!并且由于目睹了太多的死亡,他们的精神状态开始变得古怪起来。

美中小医院被新冠患者淹没,医护崩溃:“别死了!我受不了了!”

据报道,外媒近来走访了美国一座有7万人的加州沙漠小镇苹果谷(Apple Valley),小镇中的圣玛丽医院(St Mary hospital)已经几乎完全被新冠患者占据,治疗主管卡里·麦圭尔(Kari McGuire)表示,她的团队看到“死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数量是天文数字”。麦圭尔称:“这绝对是我整个职业生涯中最黑暗的时期。我个人不得不看着我的员工眼睁睁看着他们所爱的人死去。这非常困难。”她强忍着泪水回忆起死去的病人,包括医院的工作人员和他们的家人。

美中小医院被新冠患者淹没,医护崩溃:“别死了!我受不了了!”

外媒记者称,在拥挤的医院走廊里,各种仪器的哔哔声和警报声伴随着新冠患者的咳嗽不时响起,这代表着有感染者出现了心脏暂停或者呼吸暂停。急诊和重症监护室临时主任兰迪·洛夫莱斯表示,该医院的ICU病房最初有20张病床,但目前医院正努力治疗54名新冠重症患者。“你本来只打算容纳20个ICU病人,却有60个人状况危急,那么应该安置在哪里?”目前圣玛丽医院和其他美国的中小医院,不得不使用透明塑料薄膜创建临时隔离的隔离病房。尽管如此,医院员工每个人仍要轮班工作18个小时,一些重症的新冠病人还要等上几天等待床位腾空时(病床原主人要么治愈,要么死亡)才能进病房。洛夫莱斯称“新冠病毒的感染者激增对医院的影响是巨大的……一种操作上的压力,以及巨大的情感压力。”

美中小医院被新冠患者淹没,医护崩溃:“别死了!我受不了了!”

护士长曼迪·希基(mandy Hickey)表示,她的团队一直在与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作斗争,原因是无休止的极端压力。“医护人员非常疲惫,全体医护人员也很愤怒,他们的精神一直都处于紧张状态,”她召集了“精神创伤护理团队”来帮助她的护士。希基称:“去年12月,圣玛丽医院的病人死亡率比正常月份‘至少高出三到四倍’。” “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初,很多人都能康复,摆脱呼吸机后回家。而现如今情况发生了改变,病人们病得很重。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病人死去,这太痛苦了。”

美中小医院被新冠患者淹没,医护崩溃:“别死了!我受不了了!”

让希基更加沮丧的是,许多美国人,包括加州农村地区的人,仍然对病毒和保护措施持怀疑态度,“你会听到很多关于‘新冠病毒是假的’的负面评论。这不是真实的。当你每天都在跟新冠疫情战斗的时候,这种感觉真的很难接受。”“当你的护士因为另一个病人死了而崩溃大哭的时候,还有人说这个病毒是假的。”她补充说:“真希望你能把那些质疑疫情的人带到这里来,让他们看看我们在做什么,看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这肯定会改变人们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