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续来了,台湾战机失联主官失踪,“讲政治”上校到底是怎么没的?

台湾空军飞行员蒋正志17日晚驾F-16战机失联,时间已经过去3天多了,台军方已出动飞机25架次、海上舰艇34艘次进行搜救,但仍然没有收获。之前台军方称在距岸9里处收到黑盒子的信号,并派出打捞船,但进展并不顺利。飞机到底到哪去了呢?

起飞后仅10来分钟,这架F-16军机的雷达光点便已消失。目前搜救工作还在进行当中。

   

Taiwan Chinesisches Militär zeigt Präsenz

资料照片:台湾空军的一架F16战机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空军一架F-16战机11月17日晚间当地时间18时5分自花莲机场起飞,进行夜间飞行训练。18时17分时,该机的雷达光点消失在花莲机场东北面外海8里处。

据报道,机上飞行员为44岁的上校蒋正志。台湾空军第五战术混合联队表示,一同参加该次训练的另外两架F-16战机正在失踪海域配合协助搜索。

事发后,台湾国防部黑鹰搜救机以及海军反潜机也立即投入搜救行动。台湾空军方面证实,机上飞行员为26作战队长蒋正志上校,住嘉义县水上,无子女,家有妻子与母亲。

这是台湾空军不到一个月内发生的第二起严重事故。今年10月29日,一架F-5E战机在台东执行任务时,起飞不到两分钟坠落于基地北面的海域。飞行员在第一时间跳伞逃生时严重受伤,后在医院不治身亡。

  短评:后续来了,“讲政治”上校到底是怎么没的?

大伊万:前天,大伊万紧赶慢赶地对11月17日傍晚、台湾地区空军第5联队第26作战队队长蒋正志上校驾驶F-16A Block20战机(机号6672)在花莲外海失踪事件做了简单介绍,相比之前台军F-5E战斗机坠毁的文章,F-16A失联文章的阅读量足足是是前者的3倍,看来各位读者老爷的确有点儿“嫌贫爱富”(笑),对于台军装备的老爷战斗机根本就不怎么关注嘛。

在前天的文章后面,还有些读者认为,“讲政治”上校应该是“起义来归”了,只不过是没有降落到福州和厦门的民用机场、可能是转往福建甚至浙江沿海的军用机场降落去了。这个……关于这种猜测,大伊万依然觉得不值一驳:

一方面,前天咱已经在文章底下回复了一次。如果“讲政治”上校是真的想“起义”、而且是“临场发挥”式的单方面行动,对他来说,降落到福建沿海的民用机场无疑比落军用机场容易太多:相比没有确实的飞行区情报、也搞不清楚进近管制与精密进近(ILS)频率、甚至到了晚上是否实施了灯火管制都不清楚的军用机场,福州、厦门的几个大型民用机场的飞行区情报、区调与进近管制频率、精密进近频率都是可以从民航局网站上查询到的,连大伊万都知道福州长乐机场的ILS频率是磁航向210°,ILS110.3/磁航向30°,ILS110.7,联系上进近后获取修正海压、拨正高度表、调整进近频率等都非常方便。总而言之还是那句话:黑灯瞎火的让你落一个情况不明的机场,或者落一个有地面引导的机场,你说你第一选择是落哪个机场?

另一方面,如果真的有一架F-16战机从海峡方向飞过来,甭管它是干啥的,咱们这边的空军航空兵与地导部队要不要立即战备等级转换?机场待战的飞机要不要立即战斗出动?相应的军用区调要不要立即命令所在空域的民航飞机避让,为我军的大机群出动甚至可能爆发的空战让出行动通道?而对岸发现自己的F-16没了、我军战斗机有异动的情况下,难道不会也出动第2联队和第4联队的飞机试图拦截和阻止?所以,海峡上空真要出点啥事的话,那17号晚上的海峡应该是民航班机乱成一锅粥、尔后又纷纷避让才是,既没有流控,也没有避让,只能说明一个问题:17号晚上的海峡上空平静如常,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最后,至于有些读者说的“约定好了驾机来归”——您也不想想,这么一位战队长,要真的是“咱们的人”,现在把他弄过来有啥用?他最大的作用难道不是真到关键时刻故意撂挑子、出工不出力、实际上把台军一个中队的战斗力都废掉吗?所以这根本不合情理。

实际上,根据前天台湾地区空军披露出来的消息,“讲政治”上校到底是怎么没的基本上已经有了定论:台军公布的雷达讯息和其它几架飞机飞行员的证词,已经差不多还原了这一起事故的来龙去脉。

台湾地区空军认为,在“讲政治”上校驾驶的6672号机状态突变前,其刚刚完成一个穿云动作、盘旋上升、准备解散编队。但随后6672号机却突然开始掉高,在短短20秒钟的时间里掉了7000多英尺,下降率几乎高达每秒钟350英尺(100多米)以上。

故而,“讲政治”上校的事故原因,大概率是在穿云飞行后发生了空间定向障碍,最有可能的是把大海当做了天空、而把头上的云朵当成了脚下的云朵。而为了将处于“俯冲”状态下的飞机改平,“讲政治”上校估计当时一个压杆再往后拉杆,试图让飞机姿态改平后回到预定高度,但实际上他以为的“爬升”其实是一个“俯冲”动作,这就是为什么这架F-16在短短20秒的时间里就栽进大海的主要因素,而且速度太快了,估计不管是同编队的其他飞行员还是地面指挥员都没反应过来。

当然了,即使是根据一般的飞行规范,军用飞机在发生空间定向障碍时,飞行员应当遵循如下处理规定:一是呼叫同编队的战友确认状态,二是停止观察座舱外部环境、通过仪表来确认飞机状态,三是完成心理调适,随后再重新观察座舱外部环境。当然“讲政治”上校在夜航、穿云、解散编队的条件下,靠战友来确认状态肯定是不现实的,但起码能够通过两个地平仪表与HUD上的参考线来确认本机姿态,至于他为啥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一波莽、直接压杆拉杆,估计和去年日本空自F-35A战斗机坠毁事故一样是千古之谜了。

最后,台军认为,“讲政治”上校的F-16A战机在撞海时,速度可能已经高达500节以上,几乎是笔直地冲进海里的。巨大的速度加上近乎垂直的入水角度,意味着这架F-16A战机连带上面的“讲政治”上校大概率已经完全粉碎、碎片可能会散落在上千米深的海床上,连找都不好找,所以,这起事故大概也就这样了,说句难听的:这叫尸骨无存。

最后,大家同为中国人,咱们还是向台湾地区空军第5联队第26作战队队长蒋正志上校的家属表达我们的同情和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