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领域的“常胜将军”:只有扎根自己的祖国,才能干大事

从新中国的第一枚导弹,到第一颗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再到神舟飞船顺利升空。

在中国航空每一个里程碑式成就的功勋簿上,都能找到一个叫任新民的名字。

他见证了中国航天一甲子的辉煌历程,是中国著名的“航天四老”,更是被尊称为中国航天的“总总师”。

然而,这个为新中国奉献了一生的老科学家却说:“一辈子就干一件事,研制了几枚火箭,放了几颗卫星而已。”

中国航天领域的“常胜将军”:只有扎根自己的祖国,才能干大事

1915年12月5日,任新民在安徽省宁国县出生了,他的家庭可谓是书香世家,父亲当过小学校长,后来又成为了教育局局长。

所以在孩子读书的上面,家里十分上心,在任新民父亲的眼中,没有比孩子们读书更为重要的事情。

任新民从小便读书很用功,1928年时考入安徽省宣城第四中学。

但没过多久,城里面时局动荡,为了安全他回到了乡下成了一名乡村教师。

在当老师期间,他也没有放弃过学习,觉得如果要救中国必须要也有强大的科学技术,于是,他考入了南京钟英中学高中部,又考上了南京中央大学化工系。

但不巧的是他又遇到了“卢沟桥事变”,所以不得不退学,又考入重庆兵工学校大学部造兵系。

之后的任新民便走出国门,公费赴美国辛辛那提磨床、铣床厂实习,后考取美国密歇根大学研究院的研究生。

1948年9月,美国布法罗大学第一次聘任了一位年轻的中国人为讲师,这个人便是任新民。

这一年,任新民33岁,在美国他有了体面的工作和丰厚的薪水。

但他执教还没有一年时间,他就听说了新中国成立的消息。

任新民欣喜不已,暗自做好了随时回国的打算。

他的同事不解地问他,“为什么不留在美国呢?”

任新民说到,“一个人只有扎根自己的祖国,才能干大事。”

不出所料,他很快接到了国内的消息,邀请他到南京华东军区军事科学研究室担任研究员。

1952年的一天,正在工作的任新民突然接到一封电报,通知他马上到北京报到。

去到北京后,他才知道,原来组织上让他参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成立工作,并负责讲授固体火箭课程。

在那里他见到了钱学森。

钱学森说:“外国人能造出来的,中国人也能,难道中国人比外国人矮一截不成?”

多年后,任新民回忆说,钱学森的这句话让他记了一辈子。

他说,“我在美国学的是机械工程,并非导弹、火箭。”

但任新民觉得自己不管怎样都要尽力一搏。

从那之后,任新民就跟航天结了一辈子的缘分。

1957年,经过谈判,苏联决定提供给中国两枚P-2型近程地对地导弹,并安排随行的102名苏联火箭技术人员提供相应指导。

任新民的任务就是以此为基础进行测绘仿制,探索导弹和火箭知识。

但就在研制的关键时刻,中苏关系紧张,苏联专家全部撤走了。

没有了专家支持,任新民们依靠的只能是自己。

而且,与此同时西方媒体更是幸灾乐祸的说:

“中国的导弹计划夭折了!”

“中国人的导弹梦碎了。”

但让外国人没有想到的是,任新民们克服了重重困难。

1960年11月5日,我国仿制的第一枚近程导弹“东风一号”发射成功。

那一天,是苏联专家撤走的第83天,我们靠自己也成功了!

这一天,是中国导弹从无到有的转折点,更是中国军事装备史上的重要转折。

任新民后来说:“我国的导弹是被逼出来的。”

1966年底,“东风三号”第一发遥测弹进行飞行试验。

负责带队的是任新民。

中国航天领域的“常胜将军”:只有扎根自己的祖国,才能干大事

当时,因为处于特殊的时期,他只能顶着寒风,奔波于厂房、宿舍等地方寻找参试人员。

在测试期间,“东风三号”接连多次飞行试验失败。

这时,如果叫停实验是最保险的操作,但如果要继续实验那对于实验人员来说是莫大的风险。

但任新民坚持要继续研究,进行实验。

在第五次飞行实验的时候,又一次失败了,任新民带领团队到和田去寻找单体残骸,分析出现问题的原因。

当时,和田的天特别冷,为了取暖他们就把把沙子烧热,盖在身上,睡一两个小时就冷了,他们就爬起来再烧。

就这样,经过多次的实验分析,任新民觉得没有问题了。

他说:“没问题了,我决定打,我决定我负责我决策错了我负责,对错都是我负责。”

这一次,他成功了。

中国航天领域的“常胜将军”:只有扎根自己的祖国,才能干大事

毛泽东主席曾说:“中国的原子弹只是吓吓人的,可这一吓真把美国人吓得不轻,他们在整个60年代都生活在火山口上,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1970年4月24日,我国成功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

运载“东方红一号”的“长征一号”运载火箭就是由任新民总负责研制。

中国航天领域的“常胜将军”:只有扎根自己的祖国,才能干大事

1970年4月14日晚,距离正式发射还有10天。

当时,钱学森、任新民等正在汇报东方红一号及其运载火箭长征一号在发射场的测试情况。

其中,有领导说卫星在轨道上如果出现故障,带着《东方红》乐曲坠入大海,政治影响不好。

所以,卫星上是否安装安全自毁系统成为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此时,任新民直言不讳的说道:“我认为卫星上最好不要装安全自毁系统。在星箭还未分离、卫星还没有入轨时,如果卫星出现问题,箭上的安全自毁系统可将星箭一起炸毁;入轨后,如果卫星出现故障,可在坠入大气层时烧毁,也不会对地面、海面造成安全威胁。如果卫星上装了安全自毁系统,在发射过程和卫星在轨运行时,由于无线电信号颇多,可能炸毁好星。”

最后,经过国家决定:卫星上不装安全自毁系统。

当时,火箭发射之前,任新民说火箭在飞出去的过程中很可能焊在一起,无法分离,所以,要在火箭的二级和三级之间涂一种材料,后来的实践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后来,卫星飞上了太空,在人民大会堂的庆功会上,周恩来总理向中央领导人介绍任新民:“这是我们中国放卫星的人。”

之后,他又先后担任试验通信卫星实用通信卫星、风云一号气象卫星等6项大型航天工程的总设计师,并力主推动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立项,被大家誉为中国航天总师第一人。

2003年10月15日,88岁的任新民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目送着神舟五号飞船将中国航天员杨利伟载上太空遨游。

看完后,他激动的说:好啊好啊非常好!

其他的话,任老激动的再也说不出来。

2016年11月3日,长征五号首飞成功。

已经住进医院的任新民在病榻上给长五火箭写贺词:

祝贺:长征五号首飞成功

他一笔一划,一天写两三张,一连写了四五天。

中国航天领域的“常胜将军”:只有扎根自己的祖国,才能干大事

认识任老的人都知道,他的一生都扑在了中国航天之上。

尽管80岁的时候依旧走路快步如风,爬发射塔架腿脚灵便。

“在发射场合练,90米高的铁塔,任老一层层爬上去,每个地方都要亲自看,看看火箭哪里有没有毛病,做到心中有数。”

他日常脾气很是“古怪”,只跟别人讨论技术问题,如果没有实质性的事情,他一概不理。

他说:“从事工程研制的科技人员,即便是再有造诣的专家,不深入实际就会退化,就会‘耳聋眼花’。三年不接触实际,在型号工程研制方面,就会基本上无发言权。”

2017年2月12日,102岁的任老离开了人世。

4天后,在八宝山举行着没有领导致悼词,没有鲜花的海洋的遗体告别仪式。

中国航天领域的“常胜将军”:只有扎根自己的祖国,才能干大事

那一天,一共超过2000人送别任老,挽联上写着“我一生只干了航天这一件事”。

“队伍最前面是老人,有人拄着拐棍,弓着背,满头白发。之后跟着中年人,他们是航天系统的中层干部和如今的领军人物。队伍的最后全是年轻人,像任新民刚刚回国时一样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