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中国人惊讶拜登会赢,其实是不了解”美式民主”

拜登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令许多中国人深感惊讶。从媒体上看,似乎连大多数评论员都相信特朗普会赢。尽管拙文《拒绝新冷战”,美国的第三种流派能否打破僵局?》 提前预测到了拜登有可能获胜。事实上,拜登在民意测验中以压倒性多数获胜,以远远超过500万的选票击败特朗普,而且拜登在选举人票上以306对232碾压特朗普。

美国大选结果澄清并解释了美国内政动态分析中的许多问题。由于准确分析美国大选后续发展对中国也很重要,因此下文将会分析促成拜登当选的各种力量以及这些力量在本届美国大选之后的发展趋势。这是因为,正如那些错误地预测特朗普将在选举中获胜的人所看到的那样,基于臆想而非事实的分析会导致预测出现严重失误。

拜登战胜特朗普背后:美式“伪民主”与“假普选”

要准确分析美国总统大选前后的形势,有一点至关重要:“特朗普曾经代表过美国大多数选民”不过是一种荒诞的说法而已。

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领先特朗普290万张选票——事实上,自1992年以来的8次总统选举中,民主党有7次获得的普选票数超过共和党。但是,在美国的政治制度中,总统是由选举人团选出的,而非由赢得最多普选人票的那个人当选,这不是所谓真正的民主。这种制度故意偏袒那些倾向于共和党的农村小州而不利于大城市的大州——后者倾向于投民主党的票。这帮助特朗普赢得2016年总统大选,尽管他获得的普选人票少于希拉里。

尽管普选票不如希拉里,特朗普依然赢下了2016选举(图片来源:人民网)

此外,这并不是美国政治制度唯一的反民主特点。

参议院不是按人口比例选举产生的,依然是隶属共和党的乡村小州的代表人数超出比例。另一个反民主的特点可能在下一个时期变得极其重要,那就是最高法院。目前,共和党在最高法院占据6比3优势。美国政治制度的一个反民主的特点是,最高法院被允许推翻民选总统和民选国会做出的决定。简言之,在民主的外衣下,事实上一系列反民主的特点保护了政治当权派的利益,使其不受美国民众投票的影响。

因此,任何认为2016年和2020年特朗普代表美国多数人的观点,不过是臆想而已。2020年唯一的问题是,拜登获得的选票是否多到足以扭转美国选举制度的反民主特点。2016年,民众对希拉里·克林顿缺乏热情,尤其是黑人民众,这意味着她在民众投票中的领先优势不足以扭转美国政治制度的非民主性。相比之下,2008年和2012年的奥巴马,以及2020年的拜登,都能够克服这种有利于共和党的反民主倾向。但特朗普在任何时候都没有获得多数人的支持。他不是一个受欢迎的总统,而是一个不受欢迎的总统。

特朗普真的代表美国“工人阶级”吗?

至于哪些社会因素帮助拜登赢得2020年大选中的多数选票(2016年希拉里败选的其中一个因素是她获得的普选票也低于拜登),首先在被部分中国媒体错误理解的一点是,他们认为特朗普代表的是“工人阶级”或低收入美国人。数据显示,这完全不属实——特朗普是由富人阶层支持的候选人。

民调显示,2016年,希拉里在年收入低于5万美元(50%-42%)的美国家庭中的支持率领先特朗普8%,而拜登则在2020年进一步领先12%(55%-43%)。相比之下,在收入10万至19.9万美元的家庭中,拜登的支持率领先特朗普15%。

从总体趋势来看,拜登在年收入低于5万美元的家庭(55%-44%)和收入在5万至9.9万美元(57%-42%)的家庭中的支持率遥遥领先,而特朗普在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家庭(54%-42%)中的支持率遥遥领先。

因此,这一证据非常清楚地表明,特朗普代表“低收入美国人”和“工人阶级”的说法,纯属特朗普的宣传,部分中国媒体不应人云亦云。事实是,特朗普是收入状况较好和富裕阶层支持的候选人。

反感美国“政治正确”的中国人

其实不了解美国

对美国选民阶层和收入趋势的分析不可避免地与种族及种族问题有关,因为非西班牙裔白人现在只占美国总人口的61%——除此之外18%是西班牙裔,13%是非裔美国人,5%是亚裔。此外,西班牙裔和非洲裔人口的工资比非西班牙裔白人低得多。非裔美国人和拉美裔美国人除了工资较低之外,还受到种族歧视,亚裔美国人也是如此。因此,根据上文分析过的总体收入趋势,虽然绝大多数白人选民支持特朗普(58%-41%),但在非裔美国人(87%-12%)和拉美裔(65%-32%)中,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支持拜登。亚裔美国人中的61%投票支持拜登,34%的则支持特朗普。

上述事实也意味着,部分中国媒体未能准确分析特朗普从未获得多数美国人支持,与另一个问题有关。中国政府一贯坚定奉行反对种族主义、反对仇外心理和其他形式歧视的政策。毛泽东曾专门写了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主义斗争的著名文章——《呼吁世界人民联合起来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种族歧视、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的声明》,支持非裔美国人抗暴斗争。美国黑人领袖是中国的贵宾——杜波伊斯,他甚至被邀请在中国国庆庆典上与中国领导人一起站在讲台上。

因此,看到部分中国媒体攻击“政治正确”不能不令人感到奇怪——在美国,推崇“政治正确”特别意味着强烈反对种族主义和其他形式的歧视。随着美国反华仇外心理和反华族主义的抬头,反种族主义和反歧视运动与中国的关系正变得更加直接——这股反华风潮与特朗普试图将新冠贴上“中国病毒”的标签直接相关,从而导致美国针对华裔或中国公民的人身攻击和言语攻击事件不断增加,美国的反华情绪也愈演愈烈。

这种反华仇外心理,反过来又导致美国国内出现反对这种反华趋势的新动向。美国大众传媒一向偏爱攻击自己祖国的中国人或华裔。但是,新冷战的兴起,以及美国国内反华仇外心理和种族主义的兴起,第一次导致了美国华裔组织和更广泛的海外华人组织成立起来,以反对这些趋势。

正是那些支持“政治正确”的人最直接地反对和谴责这种反华仇外心理,而对中国进行仇外、种族主义和冷战攻击的通常是“政治正确”的反对者。此外,如果民主党被视为“政治正确”的政党,而共和党则被视为反对“政治正确”的政党,那么从已经给出的数据来看,民主党的民意支持率明显高于共和党。

因此,这很令人奇怪,攻击美国国内的“政治正确”直接违背了中国的利益。而部分中国媒体支持的那些美国国内反对“政治正确”的势力不仅是美国国内的少数派而且同时也是最反华和反华势力中的一员!

这些议题直接关乎美国的阶级矛盾和种族矛盾之间相互交叠的关系,以及特朗普对种族主义的支持如何直接导致了他的失败,尤其是他在低收入美国人中遭受压倒性失败。

种族主义从美国建国之初就已经存在——对北美和南美洲的土著居民进行了屠杀,美国的建立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种族灭绝的一部分。这种种族灭绝般的屠杀是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在拉丁美洲进行的,在北美则主要是由英国人和北欧定居者进行的。据估计,多达5500万土著人在殖民者征服北美和南美的过程中被杀。死亡数量如此之大以至于研究发现其规模大到甚至足以改变地球的气候,因为在人口迅速减少之后,大片的植被和农田被遗弃了。重新置身于无人管理的农田中的树木和植物开始吸收更多的二氧化碳,从大气中排出大量的温室气体,使得地球的平均温度下降了约0.25度。从数字上讲,这种种族灭绝的规模甚至远远超过20世纪最严重的种族灭绝——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

导致土著人口中死亡人数最多的是疾病,但这本身就是殖民者利用的一种武器。例如,英国驻北美部队使用“生物战”,其他手段还包括对美洲土著居民使用最直接的暴力手段。仅以一些最臭名昭著的案件为例,1755年,马萨诸塞州州长威廉·雪莉(William Shirley)悬赏屠杀印第安人:一个印第安男性的头皮40英镑,女性或12岁以下儿童的头皮20英镑。1756年,宾夕法尼亚州副州长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在他对特拉华州印第安人的宣战宣言中提出:“每上缴一个12岁以上的印第安男人的头皮将奖励西班牙银元,每上缴一个印第安女性的头皮将奖励50西班牙银元,作为他们被杀的证据。”

当然,从1619年开始,与对美洲原住民进行种族灭绝的同时,奴隶制也被引入美国。总共有1500万奴隶从非洲运往北美和南美。即使在美国内战促成奴隶制废除一个世纪之后,吉姆·克劳法(俗称“种族隔离法”)仍在美国实行。现在反非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在美国仍然很普遍。

简言之,种族主义植根于美国国家建立的基础之上,从美国建国之初就与美国的阶级密不可分、并被其影响和塑造。

种族主义阴影下华裔美国人开始觉醒

但如果说美国原住民和非裔美国人是种族主义的最大目标,那么从美国建国起美国政府就习惯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中国和中国人。美国通过了许多反华法律,其中完全禁止中国人移民美国的《排华法案》只是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其他时候,被美国雇佣的成千上万的中国劳工通常从事最艰苦和最危险的职业,比如修建铁路、隧道、桥梁等。

修建太平洋铁路的华工(图片来源:网络)

今年11月7日,在“美国大选与中美关系未来”国际研讨会上,美籍华人康浩勤(Sean Haoqin Kang)极为准确地概述了反华言论和行动所产生的作用,以及为什么在美籍华人中开始组织起来反对这些言论和行动。鉴于这个问题的重要性,笔者觉得有必要为读者引用他的发言:“我们是一群散居在西方的华人……我们当中很多是美籍华人,这一议题关乎我们身份认同的核心问题……尽管中国人与美籍华人确实是两个不同国家的公民,但我们的命运在根本上是彼此相连的……

拜登在竞选中确实承诺会回归‘正常’:那是一个听起来很不错的词——‘正常’,充满了对‘充满活力的民主’的渴望,希望建立一个尊重‘人权’的‘以法律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拜登在竞选中还承诺要恢复‘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在我从一个更特殊的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时,我恳请各位听众原谅我,作为一个美籍华人,分享一下我们曾经在这个‘正常’下经历过什么,这么多年来,这些崇高的言语之下,对我们华裔美国人意味着什么…

作为美籍华人,我们生活在一个承诺‘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的国家,但越来越明显的是,这种信任是错误的,多年来一直被严重背叛。我们只需要回顾一下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从很早的时候,就可以看出这就是事实。

在19世纪,特别是在西海岸,是美籍华人修建了铁路,耕种了肥沃的农田,建造了城市。我们是怎么得到奖励的呢?比如在法庭上否认种族清洗,甚至剥夺他们作证的基本权利。观众肯定认识钱学森这个人,他对美国的科学带来了非常巨大的贡献,他是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共同创始人。但是在麦肯锡主义的影响下,他还是受到了很恶劣的对待。当然,在今天美国人享受的科技繁荣中,美籍华人也扮演了不小的角色,但我们得到的是越来越多的间谍和政治迫害指控,而且这些指控只会一天比一天严重。

不,美籍华人在这个国家是享受不到正义的。1982年,陈果仁在密歇根州被谋杀时,杀害他的两个凶手获得了缓刑,显然这就是一条中国人的生命在这个国家的价值。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一场被公认为是由美国银行不负责任的做法造成的危机,在美国唯一受到刑事起诉的银行是总部设在唐人街的华人银行—— 国宝银行(Abacus Bank)。据报道,从3月到6月,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事件激增,其中2120起与新冠肺炎有关。

正如美籍华人经常被美国利用、虐待和背叛一样,“恐中”和反华政策在两党的支持下占上风。正是在民主党人克林顿的领导下,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遭到轰炸。正是在共和党人布什的领导下,美国开始接待某些流亡政府及其附属组织,希望在中国国内煽动分裂主义。在民主党人奥巴马的领导下,尽管亚洲在金融危机后稳定了全球经济,但美国还是选择将西太平洋军事转化为“重返亚洲”。当然,在奥巴马的领导下,美国开始限制华为,加强对中国香港的干涉。显而易见的是,在共和党出身的特朗普的领导下,以上两项政策达到了顶点。当然,两党政府都在环境问题上批评中国,尽管是美国向中国出口废物和垃圾。

这一切都表明了美国希望与中国保持的实际关系:一种纯粹的剥削性关系,在这种关系中,美国可以随意抽取中国的劳动力、财富和资源为其所用。这一定义延伸到中美早期关系。19世纪西方对华的非法鸦片贸易,造就了一个全新的美国富人阶层,他们的受益者包括哈佛大学、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家族和福布斯家族,前国务卿约翰·福布斯·克里就是他们的后裔。美国现在只是在寻求实现同样的目标。美国非常满意中国能够制造出物美价廉的玩具等商品。这只不过凸显美国这个国家的掠夺性质而已,毕竟美国是建立在其掠夺的大陆上,且是用偷来的劳动力建造的,这其中的劳动力也包括中国人。

然而,美国并不满足于仅仅剥削中国人民。当中国人民站起来反抗的时候,美国勃然大怒,并部署武力。在反对美国侵略朝鲜的战争中,在被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打败后,美国对中国和朝鲜人民发动了生化战争,美国当局有些人甚至考虑对中国进行核攻击。同样的核威胁也笼罩着亚洲的其他冲突,包括越南和台海危机。它表明,当目标是亚洲人或太平洋岛民时,美国对核武器的使用是如此毫不在乎……

所有这些,所有这些痛苦,所有这些磨难,为了什么?如某些人所说的,为了新鲜的空气和自由?这个国家(普通美国人)的实际工资增长已经停滞40-50年,而我们美籍华人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普通美国人。事实上,亚裔美国人是受新冠危机影响最大的群体之一。

即使在新的时代,新的冷战,新的不公正下,不管谁在美国大选中获胜,社会不平等问题也不会真正被解决,因为它不会开始于特朗普政府,也不会终结于拜登,而是追溯到几代人之前。因为对于我们这些美籍华人来说,这些问题始于殖民者第一次来到这个大陆,屠杀和掠夺整个大陆的人民,破坏整个生态和环境,用奴隶劳动力建设自己的国家,这是对他们自己宣称的价值观的严重背叛。对于我们这些美籍华人来说,这些问题始于19世纪帝国主义者摧毁我们的祖国。

我们看不到美国的本质会在短期内发生变化,因为历史告诉我们,我们一直是美国的敌人,要么被压垮,要么被人利用和剥削。中国人唯一被美国‘接受’的时候,是他们甘于充当美国的喉舌,赞扬美国所谓的自由和优越的政治制度,证实对中国的批评和攻击。观众肯定对这类华裔很熟悉。但是,请记住,这些人虽然可能高声地坐在给他们的讲台上,但他们并不代表美国华裔工人——他们在低薪工作岗位上长时间辛苦工作,居住在贫困的住房和恶劣的环境中,并且经常面临国家暴力。”

“我们是一群散居在西方的华人……我们当中很多是美籍华人,这一议题关乎我们身份认同的核心问题……尽管中国人与美籍华人确实是两个不同国家的公民,但我们的命运在根本上是彼此相连的……

拜登在竞选中确实承诺会回归‘正常’:那是一个听起来很不错的词——‘正常’,充满了对‘充满活力的民主’的渴望,希望建立一个尊重‘人权’的‘以法律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拜登在竞选中还承诺要恢复‘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在我从一个更特殊的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时,我恳请各位听众原谅我,作为一个美籍华人,分享一下我们曾经在这个‘正常’下经历过什么,这么多年来,这些崇高的言语之下,对我们华裔美国人意味着什么…

作为美籍华人,我们生活在一个承诺‘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的国家,但越来越明显的是,这种信任是错误的,多年来一直被严重背叛。我们只需要回顾一下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从很早的时候,就可以看出这就是事实。

在19世纪,特别是在西海岸,是美籍华人修建了铁路,耕种了肥沃的农田,建造了城市。我们是怎么得到奖励的呢?比如在法庭上否认种族清洗,甚至剥夺他们作证的基本权利。观众肯定认识钱学森这个人,他对美国的科学带来了非常巨大的贡献,他是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共同创始人。但是在麦肯锡主义的影响下,他还是受到了很恶劣的对待。当然,在今天美国人享受的科技繁荣中,美籍华人也扮演了不小的角色,但我们得到的是越来越多的间谍和政治迫害指控,而且这些指控只会一天比一天严重。

不,美籍华人在这个国家是享受不到正义的。1982年,陈果仁在密歇根州被谋杀时,杀害他的两个凶手获得了缓刑,显然这就是一条中国人的生命在这个国家的价值。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一场被公认为是由美国银行不负责任的做法造成的危机,在美国唯一受到刑事起诉的银行是总部设在唐人街的华人银行—— 国宝银行(Abacus Bank)。据报道,从3月到6月,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事件激增,其中2120起与新冠肺炎有关。

正如美籍华人经常被美国利用、虐待和背叛一样,“恐中”和反华政策在两党的支持下占上风。正是在民主党人克林顿的领导下,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遭到轰炸。正是在共和党人布什的领导下,美国开始接待某些流亡政府及其附属组织,希望在中国国内煽动分裂主义。在民主党人奥巴马的领导下,尽管亚洲在金融危机后稳定了全球经济,但美国还是选择将西太平洋军事转化为“重返亚洲”。当然,在奥巴马的领导下,美国开始限制华为,加强对中国香港的干涉。显而易见的是,在共和党出身的特朗普的领导下,以上两项政策达到了顶点。当然,两党政府都在环境问题上批评中国,尽管是美国向中国出口废物和垃圾。

这一切都表明了美国希望与中国保持的实际关系:一种纯粹的剥削性关系,在这种关系中,美国可以随意抽取中国的劳动力、财富和资源为其所用。这一定义延伸到中美早期关系。19世纪西方对华的非法鸦片贸易,造就了一个全新的美国富人阶层,他们的受益者包括哈佛大学、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家族和福布斯家族,前国务卿约翰·福布斯·克里就是他们的后裔。美国现在只是在寻求实现同样的目标。美国非常满意中国能够制造出物美价廉的玩具等商品。这只不过凸显美国这个国家的掠夺性质而已,毕竟美国是建立在其掠夺的大陆上,且是用偷来的劳动力建造的,这其中的劳动力也包括中国人。

然而,美国并不满足于仅仅剥削中国人民。当中国人民站起来反抗的时候,美国勃然大怒,并部署武力。在反对美国侵略朝鲜的战争中,在被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打败后,美国对中国和朝鲜人民发动了生化战争,美国当局有些人甚至考虑对中国进行核攻击。同样的核威胁也笼罩着亚洲的其他冲突,包括越南和台海危机。它表明,当目标是亚洲人或太平洋岛民时,美国对核武器的使用是如此毫不在乎……

所有这些,所有这些痛苦,所有这些磨难,为了什么?如某些人所说的,为了新鲜的空气和自由?这个国家(普通美国人)的实际工资增长已经停滞40-50年,而我们美籍华人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普通美国人。事实上,亚裔美国人是受新冠危机影响最大的群体之一。

即使在新的时代,新的冷战,新的不公正下,不管谁在美国大选中获胜,社会不平等问题也不会真正被解决,因为它不会开始于特朗普政府,也不会终结于拜登,而是追溯到几代人之前。因为对于我们这些美籍华人来说,这些问题始于殖民者第一次来到这个大陆,屠杀和掠夺整个大陆的人民,破坏整个生态和环境,用奴隶劳动力建设自己的国家,这是对他们自己宣称的价值观的严重背叛。对于我们这些美籍华人来说,这些问题始于19世纪帝国主义者摧毁我们的祖国。

我们看不到美国的本质会在短期内发生变化,因为历史告诉我们,我们一直是美国的敌人,要么被压垮,要么被人利用和剥削。中国人唯一被美国‘接受’的时候,是他们甘于充当美国的喉舌,赞扬美国所谓的自由和优越的政治制度,证实对中国的批评和攻击。观众肯定对这类华裔很熟悉。但是,请记住,这些人虽然可能高声地坐在给他们的讲台上,但他们并不代表美国华裔工人——他们在低薪工作岗位上长时间辛苦工作,居住在贫困的住房和恶劣的环境中,并且经常面临国家暴力。”

新冠疫情使黑人社群改变了这场选举

美国阶级和社会结构的这些长期结构性特征及其与种族的相互关系,是直接导致到拜登赢得大选、特朗普败选的原因。诚然,有必要指出,特朗普应对新冠疫情的糟糕表现使他输掉了选举。但这是通过新冠疫情对美国黑人群体所产生的特殊影响来实现的。

新冠疫情无疑让美国社会充满了火药味——超过23万人死于疫情,超过2000万美国人失业。但这对美国黑人人口造成了不对称的打击——黑人的疫情死亡率远高于白人,而按比例计算,非裔美国人的失业率远远高于白人。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警察的种族主义谋杀——本身就是一个频繁发生的事件,最终在黑人社区领导下演变为“美国之春”。在种族主义警察谋杀乔治·弗洛伊德之后,美国发生的大规模示威行动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有多达2500万人参加。所有民调显示,绝大多数人反对特朗普的这一点和他的种族主义反应——74%的美国人称,他们支持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后在全国各地举行的抗议活动。

这个由黑人社区领导的社会运动一直延续到总统大选。正如《纽约时报》在谈到支持拜登战胜特朗普的宾夕法尼亚州时所指出的那样:“小约瑟夫·R·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被宣布为获胜者,当阿巴拉契亚山脉以东的郡集体‘左转’时,该州(即民主党人)重回蓝色。这个战场州有20张选举人票,足以决定性地使选举对拜登有利,并推动他取得胜利。”

拜登获得最高投票率的选区是在密集的人口中心,包括费城及其郊区,以及匹兹堡之家阿莱格尼县……

拜登在黑人占多数的费城县选区赢得了大力支持。赢得足够多的黑人选民——民主党的核心支持者,对拜登至关重要,尤其是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在黑人选民中表现平平之后。”

更普遍地说,黑人选民的鼎力帮助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城市乃至乔治亚州等传统共和党州获得意外胜利,对特朗普造成了致命打击。美联社就这一趋势进行了很好的总结,在题为《拜登的胜利揭示了黑人选民的力量》(Biden’s win reveals power of Black voters)的文章中,美联社美国大选结果进行了全面的分析。鉴于这一程序非常重要,笔者在此介绍给大家:

当埃里克·谢菲尔德第一次看到乔·拜登在佐治亚州的计票中领先时,这位52岁的黑人立刻想:这证明了我们的选票是重要的……

毫无争议的是,黑人选民是推动前副总统当选的国家力量。通过压倒性地支持拜登并以规模庞大的人数现身支持,黑人选民不仅帮助民主党将熟悉的战场州交给民主党,而且他们还在共和党长期以来的堡垒乔治亚州创造了一个新的州——有可能在未来数年重塑政治竞选……

根据美联社VoteCast栏目对全美范围内的逾11万选民的调查发现,黑人选民占全国选民总数的11%,其中9/10支持拜登……

但与希拉里相比,拜登在黑人人口众多的关键地区吸引了更多选民。在包括底特律在内的密歇根州韦恩县和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县,拜登的选票总数有所增加,这拉大了他与希拉里的差距,而特朗普在这样的选区的得票总数不及民主党。在密尔沃基,民主党的选票增加了约2.8万张,超过了拜登在该州领先的2万张选票……

根据美联社的分析,在75%以上的人口为黑人的费城,拜登至少获得该市93%的选票……

但也许黑人选民影响力最显著的证据是在佐治亚州,拜登的微弱优势可能使他成为近30年来首位赢得共和党大本营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到目前为止,民主党在佐治亚州增加了58.86万名选民,而特朗普只增加了36.69万人。拜登几乎一半的得票率来自四个最大的县——富尔顿、德卡布、格温内特和科布——都位于拥有众多黑人人口的亚特兰大大都会区。

拜登在星期六晚上的胜利演讲中承认了黑人选民的作用,并指出‘非裔美国人社区再次站出来支持我’。

2008年和2012年,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获得的黑人支持率创下历史新高。但在2016年,主要城市的黑人选民投票率大幅下降……

对于许多黑人女性来说,拜登选择的哈里斯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被提名为副总统人选的黑人女性,也是第一位担任副总统的南亚女性,这使得她们的选票被视为民权运动者的成果……

美联社指出:‘这种情绪的背后是大规模的选民动员攻势。’

黑人选民事务基金(Black Voters Matter Fund)的目标是超过15个州,派遣一队巴士在全国各地进行公路旅行。仅在佐治亚州,他们就接触了50多万选民,发送了近200万条短信……佐治亚州州务卿称,富尔顿郡和格温内特郡的黑人选民登记人数都增加了40%。这一增长在很多郡超过了同一时期黑人人口6%的增长速度。

投票率也可能因为在疫情期间更容易投票的新规定而增加。在佐治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的初选中,许多黑人选民经历了排长队的情况,许多黑人选民被鼓励利用邮寄和提前投票的方式,帮助拜登的竞选团队提前获得这些选票。

当埃里克·谢菲尔德第一次看到乔·拜登在佐治亚州的计票中领先时,这位52岁的黑人立刻想:这证明了我们的选票是重要的……

毫无争议的是,黑人选民是推动前副总统当选的国家力量。通过压倒性地支持拜登并以规模庞大的人数现身支持,黑人选民不仅帮助民主党将熟悉的战场州交给民主党,而且他们还在共和党长期以来的堡垒乔治亚州创造了一个新的州——有可能在未来数年重塑政治竞选……

根据美联社VoteCast栏目对全美范围内的逾11万选民的调查发现,黑人选民占全国选民总数的11%,其中9/10支持拜登……

但与希拉里相比,拜登在黑人人口众多的关键地区吸引了更多选民。在包括底特律在内的密歇根州韦恩县和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县,拜登的选票总数有所增加,这拉大了他与希拉里的差距,而特朗普在这样的选区的得票总数不及民主党。在密尔沃基,民主党的选票增加了约2.8万张,超过了拜登在该州领先的2万张选票……

根据美联社的分析,在75%以上的人口为黑人的费城,拜登至少获得该市93%的选票……

但也许黑人选民影响力最显著的证据是在佐治亚州,拜登的微弱优势可能使他成为近30年来首位赢得共和党大本营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到目前为止,民主党在佐治亚州增加了58.86万名选民,而特朗普只增加了36.69万人。拜登几乎一半的得票率来自四个最大的县——富尔顿、德卡布、格温内特和科布——都位于拥有众多黑人人口的亚特兰大大都会区。

拜登在星期六晚上的胜利演讲中承认了黑人选民的作用,并指出‘非裔美国人社区再次站出来支持我’。

2008年和2012年,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获得的黑人支持率创下历史新高。但在2016年,主要城市的黑人选民投票率大幅下降……

对于许多黑人女性来说,拜登选择的哈里斯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被提名为副总统人选的黑人女性,也是第一位担任副总统的南亚女性,这使得她们的选票被视为民权运动者的成果……

美联社指出:‘这种情绪的背后是大规模的选民动员攻势。’

黑人选民事务基金(Black Voters Matter Fund)的目标是超过15个州,派遣一队巴士在全国各地进行公路旅行。仅在佐治亚州,他们就接触了50多万选民,发送了近200万条短信……佐治亚州州务卿称,富尔顿郡和格温内特郡的黑人选民登记人数都增加了40%。这一增长在很多郡超过了同一时期黑人人口6%的增长速度。

投票率也可能因为在疫情期间更容易投票的新规定而增加。在佐治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的初选中,许多黑人选民经历了排长队的情况,许多黑人选民被鼓励利用邮寄和提前投票的方式,帮助拜登的竞选团队提前获得这些选票。

总而言之,正是因为黑人没有在2016年投票给希拉里,她才输掉选举,而到了2020年,黑人投票给拜登,拜登才赢了。简而言之,新冠疫情决定了选举的结果,并通过美国错综复杂的阶级和种族结构反映了出来。

特朗普走了,但拜登不会比他更靠谱

对美国内政形势进行准确的分析,有助于预测拜登在总统任期内的施政方针。

当然,中国将正确地寻求利用拜登当选总统所创造的每一个积极的机会。正如下文分析所示,其中一些机会是真实存在的。如果美国不再发动冷战,诸如“拒绝冷战”之类的组织将没有必要存在,我会很乐于见到这样的情况发生。但不幸的是,这不符合现实。还有,令人遗憾的是,美国致力于冷战的势力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中都存在。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的区别主要在于两者反华策略有所不同——不同之处在于如何针对中国,而不是是否攻击中国。鉴于美国总统大选前的形势,很容易预测拜登政府的政策。

特朗普输掉选举,是因为他应对新冠疫情的灾难性表现以及由此产生的由美国黑人社区领导的大规模社会示威活动——这使他的白人种族主义竞选口号不堪重负。因此,这些因素意味着美国总统大选压倒性地关注国内问题,即使特朗普试图将美国选民的注意力引向中国也无济于事。

但拜登并没有引导或领导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后的大规模社会示威活动——他只是随波逐流而已。事实上,他早期在这些抗议活动中的一些言论,比如说警察应该射杀抗议者的腿而不是心脏,引起了人们的嘲笑。尽管为了赢得大选,拜登把精力集中在内政问题上,但他本人从未与特朗普的反华攻势“划清界限”,相反,他早年曾全面参与了奥巴马/希拉里的重返亚洲战略。

可以预见的是,在世界某些地区,美国的政策不会发生任何重大变化。在拉丁美洲,美国对继续执行对委内瑞拉、古巴、玻利维亚以及其他国家的侵略政策——拜登已经明确表示,他尚没有改变特朗普的拉美政策的计划。

考虑到他以往的政绩,以及他身边的顾问,拜登将对中国继续实行反华政策,但会采取不同于特朗普的策略。当然,笔者乐见这一分析出错,如果拜登政府改弦更张,与中国构建互利共赢关系。但就严肃的事情而言,幻想无益。在这种情况下,乐观或悲观都不可取,而应实事求是。笔者完全支持中国在拜登总统任期内与美国建立更好的关系,但准确评估美国内政形势也很有必要。

在个别问题上,拜登政府将做出改变。拜登宣布,他的政府将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议》。这可能为与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合作开辟道路,就像奥巴马执政时期那样。显然,中国和世界大多数国家对此表示欢迎。拜登宣布,美国将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这是值得欢迎的一步。相信人们都乐见美中两国在抗击疫情方面展开合作。

当然,上述的这些举措都会受到欢迎,但也有必要看清美国政策的总方向。奥巴马政府认为,鉴于中国的经济活力强于美国,如果美中之间直接进行和平竞争,美国是否会获胜并不完全确定。因此,奥巴马试图建立一个广泛的“反华联盟”——借助“重返亚洲”战略,创建针对中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谋求在南海制造紧张局势等。为了试图建立这样一个广泛的“反华联盟”,奥巴马准备对德国等美国的重要盟友让步,试图引诱他们加入这样的联盟。

拜登是奥巴马对华政策的深度参与者(图片来源:网络)

不过,特朗普和他所代表的势力认为,美国无法接受为组成广泛的反华联盟而向盟友让步的政策。相反,其他国家应向美国转移资源,以便美国增强实力,并能直接对中国采取侵略政策。这是“美国优先”的核心内容。因此,特朗普和拜登的反华策略有所不同,因为两者背后所代表的势力的诉求大相径庭。但拜登和特朗普的区别只在于如何实施反华政策,而非是否要反华。

拜登几乎肯定会重回奥巴马的“广泛的反华联盟”战略上来,因为时任副总统的他是启动这一政策的参与人之一。也即是说,美国的反华政策将会继续得到执行,但策略会与特朗普政府有所不同。

拜登政府的对华策略可能会有其他变化。美国的许多反华分析师认为特朗普在对付中国时犯了战术错误。关税是一个错误政策,因为这些关税是由美国民众支付的,此外美国不应在其不占优势的领域——高品质的中等科技制造业对付中国。相反,有人认为,美国的攻击应该集中在其强项——高科技和金融上。美国应该集中精力削弱华为和Tiktok等中国最顶尖的科技企业实力,因此拜登被敦促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关税上,而是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并尽可能利用美国金融体系对付中国。

但所有这些都只是策略上的变化而已,而不是改弦易辙不再对付中国,而且如上文分析所述,拜登将继续推行反华政策。当然,笔者乐见中国会有与美国改善关系的机会,拜登改变外交策略也可能会给中国带来风险。但不应幻想本届政府不会继续对中国采取反华政策。

最后,有必要分析一下拜登的执政前景。

拜登没有能力处理当前美国面临的极其严重的经济问题。正如上文已经分析的,他也没有领导这次的美国黑人示威活动,执政之后他会试图消解黑人人权运动。在这种情况下,鉴于美国政治制度的反民主特点,可以肯定拜登的总统任期将会是虚弱和困难重重的。因为事实上共和党控制了最高法院,如果共和党在即将在1月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之后保持对参议院的控制,那么问题将会变得更尖锐。在这种情况下,尽管特朗普在这次选举中遭受失败,但卷土重来也不无可能。总之,即便拜登的反华策略会不同于特朗普,甚至在个别问题上他会试图与中国合作,但他的反华总体战略将会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