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失惨重,澳洲商界群情激愤不再忍耐,决定撇开政界奔赴中国求和